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赵云澜失忆梗/此后一年(2)2.8k

名字后的2.8k是字数。忙了两天,不更新睡不着,撸好睡觉大家晚安我爱你们。

预警:赵云澜失忆,夜尊性格大变,沈巍没了。

ALL澜-夜澜/庆澜。

私设是将38视为结局,夜尊和赵云澜活下来。

第一章一万两千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eeffbf1

下一章争取写长一点。



以第二天,大庆上班的时候,赵云澜选择了在家里趴着修养。

“老楚小郭要是问,就说英明神武的特调处长为人民服务去了。”赵云澜蜷缩在被子里,和大庆商量过两个处长不能都失踪之后,终于得尝所想根本不舍得离开赵云澜软和温暖怀抱的大庆被强行踢下床坐镇特调处。

 

“行,我的赵大公子,中午想吃什么?”

大庆今天也没穿背带裤,而是简单套了一件衬衣,不得不说这只一万岁的少年脸老猫本性真的是很骚,他穿衬衣就算了,扣子足足两颗没系,一不留神锁骨都露出来了。这只不知检点的猫,赵云澜挥了挥手示意他但凡你还有点良心,午饭看着办,并且在心里狠狠骂了大庆露肉这件事,我的猫只能我欣赏。

 

 

 

低腰牛仔裤配上薄衬衣,特调处副处长容光焕发并且终于不再梳万年不变的齐刘海了,他甚至用了一点人类的发蜡,让刘海自然蓬松的分开,明白这在亚兽族之中是什么传统的祝红进门看见大庆就愣住了,她僵硬的站在特调处大厅的门口,不甘心的掩住自己鲜红的唇。

“大庆,你……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恐怕是的。”

这事瞒谁也瞒不了祝红,索性连解释和掩饰一并省略,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将刚才握在手里的一叠资料扔在桌上,握住祝红的肩膀有些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说红姐……我们……我忘了我还有发情期这回事。”

 

这话一半是真的,他确实忘了这回事,一半就不那么真了,若真是一到发情期就把持不住,第一您当赵云澜吃素的,第二发情就算猫族几乎不发情,一万年也有几十次,这死猫怎么保持贞洁到现在的。

 

“算了,他早就……归你也罢了。”最终祝红没说什么,一说,就要牵扯到所有人的陈年旧痛,甚至可能再次伤害到赵云澜,这是他们一定不想看见的。

 

“今天海星鉴又给我们添什么麻烦了?”祝红看见那叠资料,最终转移了话题。“哎哟,我就说他们的临时关押处不顶用,抓住的地星人竟然跑了。”她念得是一沓资料里最上面的一张,在地星人销声匿迹小半年后,他们抓住的第一个作乱的地星人‘奎尔’,拥有改变金属成分的异能,海星鉴焦头烂额了几天之后将他关进了关押精神病人的全海绵房间,闹剧才算告一段落,没想到这又出事了。

 

“什么?海星鉴干什么吃的,这都能让人跑了。”

九点整,小郭跟在楚恕之身后踏着准点来上班,刚一进门就听见地星人出逃,还没等郭长城反应过来,楚恕之已经一把夺过了资料瞪大了眼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我早就说过了要关押地星人靠他们人类的思路绝对要出事,还不如特调处自行管理呢。”

 

 

“别,这要是咱们关着,得多少伙食费啊。”这种话搁以前应该是林静的嗑,少了个坐在电脑桌前眯着眼睛抱怨的技术宅气氛总是容易凝固,于是今天这个茬是大庆接的,“再说了,咱们人手也不够,地方也不够,总之这苦差事咱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其实不就是担心海星鉴会觉得咱们要拥兵自重吗。”丛波就没大庆那么婉转了,昨晚他一直呆在特调处加班加点的处理他入职之前这一年堆积的大量杂务,还有将资料和档案按照自己的习惯备份分类,顺带连大庆一大早就能翻看的资料都是他打印好的。“地星人管理地星人,人类就该睡不着了。”

 

龙城揭秘者的毒舌还是老样子,对海星鉴这样官方机构依然是一种有点瞧不上的态度,楚恕之是有不满,却被郭长城拉着衣角软软喊了声楚哥给将火气勾去了别处。

“唉算了算了,还得我们收拾烂摊子,赶紧想想怎么再抓回来吧。”

 

 

这一句话出来,一天的忙碌就算正式拉开了序幕。

 

“对了,野火哥去哪儿了。”

几个人风风火火的将一天的计划做好——他们现在做计划了,没有汪徵趁夜里分类整理,一来了就是案件多人手少的一团资料堆在那里,为了不乱只能预先分工——大庆抱着还剩半盒的小鱼干就准备往外走,他单独负责走访几个失踪案的家属,楚恕之和郭长城去抓人,祝红处理剩下的几件小案子,丛波留守综合援助。

这么一说,好像缺了他们新来的看门人。

 

“哦他呀,他……”丛波顿了顿,叹了口气。“以前他救过的一个孩子惹上点麻烦找他求助,昨晚半夜火急火燎的走了,托我帮他请个假,我看这个月工资给他扣光都不多。”

 

 

没人说什么,野火能够成为他们的一员,最初打动他们的就是这一身正气和热情。

 

 

“成,分头行动,保持联系。”

 

 

 

 

 

 

“所以,您最后一次见到您的儿子,就是7月28号的早上是吗?”

改了衣着风格和发型之后的大庆更像一个年轻的人类男孩,他半蹲着握着纸笔陪坐在长椅上的老奶奶慢慢回忆能够提供给特调处的细节。

“是啊,小杰是个好孩子……从来不会一天一夜都不回家,也不给我电话。”

 

耐心等着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大堆前尘往事,因为已经是最后一个走访对象,也没什么着急的,直到时间已经快要中午,大庆才终于打算告辞。 “……好,我知道了,有什么消息我们会再来找您的。”

 

“好,好……一定要把小杰找回来啊。”

身后,老人声音颤抖。

 

 

 

 

他看了一万年的人间离别,却总是被人类的感情触动。

他从巷子里出来,拐进摆着各种小摊的市场,一万年的光阴也改变不了人类对土壤和植物的依恋,小摊上多数是当地和周边的居民自己种植的应季蔬菜,少数一些是外地来的新品种或者规模种植的产品,只靠鼻子他就能分辨哪些长于龙城的土地。

 

买菜这种事他很熟悉也很陌生,一条小街时间线倒推千百年,他和整条街的人类都是不同的装扮,却一样的烟火气里滚着人族绵延不绝的生命力。

木推车换成了小三轮,厚石板换成了漂亮的复合板架子,油布拉的顶如今全是便携的遮阳伞,人类早已不是同一代,集市里的气息和热闹,恍若从不曾改变。

 

“人类……真有趣。”

他很少这样感慨,作为一只猫,还是容易满足的呆在主人腿上晒一下午阳光最舒服。

复杂的情绪和感慨,看明白也没必要当回事,毕竟,生命是要一直继续的。

 

 

回家时赵云澜早就醒了,却还在床上赖着,眼看着他将自己喜欢的食材水果在厨房里经过四十几分钟的烹饪变成午饭和甜品,滋滋的翘着腿,等着大庆把饭端到床上来。

这事就算是养伤那时候,大庆都不怎么赞成。

“我说赵公子,咱吃饭还是要起床的好不好。”

 

对于大庆的连拉带拽,誓死要在床上吃饭的赵大公子采取了一夜春宵后最管用的一招,微微一皱眉,捂住了自己的腰。“哎,大庆啊,腰疼……”

 

 

……

 

 

下午,赵云澜腰更疼了。

 

 

 

 

 

 

 

特调处的下午两点,几个人开了一天的第二次碰头会。

 

“所有失踪的人都是28号早上之后突然失踪的,身份职业和所有方面,没有什么突出的共同点,目前没有进一步的发现。”

“其中一起盗窃案已经可以判定是亚兽族所为,我已经让族人追查了,归案后自然以族规处置。”

“这个逃跑的奎尔没回他曾经去的任何地方,我和楚哥搜查之后觉得,他自己会来找我们报复的,不妨严阵以待。”

 

 

“成,这样,丛波你盯紧特调处和野火哥,林静以前留下的护盾你看看还能不能修复,野火哥那边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确保我们特调处能及时赶到。”

赵云澜没来上班,几个人做事都是商量着来,大庆提完看着另外几个人,得到一致的赞同。

 

“我同意,野火昨晚走得太匆忙,我总有点放心不下,他要是有什么需要搭把手的,我们特调处必须第一时间知道。”

说这话的竟然是楚恕之,也不知是曾经一同面临绝境的经历还是郭长城的感化,这位冷漠薄情的楚恕之今天说的倒是非常有人情味,不过这也是特调处共同的看法,任何一个自己人,都要守护到底。

 

 

 

 

评论(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