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陆陆续续还会收到红心,点开看看lof时常非常开心。
嗯,此后一年我会写完的,年底之前。还有我自己说的要庆澜之间的前尘往事,我也会兑现承诺。
下雨了。
我在寻找自己。

闲言碎语。

发文就掉粉我觉得我也是没谁了哈哈哈哈哈哈。就一个字,爽。

想想之前发个文小心翼翼稍微放飞一点自我就吓得tag不敢打,解说预警都他妈快比正文长了,何苦来的。

不就圈地自嗨写几笔半通不通还没逻辑的文吗,何苦。

all澜。此后一年(7)

我更新我快乐,我搞事我快乐。

书剧互穿,面面爱哥也爱嫂,剧版沈巍不出意外是凉了,具体设定在1解释过。

值得预警的就这一句,其它自己翻123456去。


夜尊站在龙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穿着普通的休闲装随意的走着,阳光落在精致的面容上,好看的令人心痒。

 

海星的阳光,真是好啊。

 

他以现在的身份来到海星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一年前……只要想起一年前,心口仍然会隐隐作痛,然后被一种安和的甜蜜感所抚慰。

哥哥……

 

他握着自己胸前的衣料,停了下来,就这么站在街头。

哥哥的血……哥哥的心,都在和我一起跳动着,我们终于重逢。

 

 

他这么跟自己说着,来抚慰自己心头的空洞和虚无感。

 

 

虚无……是啊,如何不虚无。

他在小小的天柱之内被囚禁了一万年的时间。

这世间的人啊,生生死死来来去去,他却永远只能在他们之外,遥远又疏离的看着,有人告诉过赵云澜吗,天柱之内其实是一个无尽的时光隧道,夜尊深陷其中,看过不计其数的平行宇宙与世界,只是,哪一个都与他无关。

 

 

他就这样看了一万年,世界在他的眼中苍茫而混沌,明明拥有无限的面相,世人却只生活在小小的一种之中,就以为这是整个世界。

 

他看遍了三千大千世界的无尽面相,却始终记得,自己从何而来,为何而生。

 

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啊。

如果不是沈巍,夜尊真的不认为,自己能够在漫长时光和层叠的实相中保持清醒,可是他清醒吗?

 

最终,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

 

由于两个人彼此联系的血脉,沈巍在夜尊眼前消散的那一刻,属于沈巍的感情和记忆流进了夜尊的身体。

来自沈巍的东西,沈巍的情绪。

责任,勇气,克制……和对一个人的爱。

 

爱。

这是夜尊第一次感受到爱。

从落在头目手中之后,他得到只有嫌弃和虐待。还有被抛弃的恨和不甘。

爱这样复杂的情绪几乎一瞬间就击垮了夜尊原本的逻辑体系,他从不将爱纳入思考的范围。

哥哥……

 

他放了赵云澜,躲回黑暗之中消化自己内心,那抹填进长久以来孤寂和疯狂之中的暖意让他不得不接受一种重塑,某种意义上说,他开始和沈巍留下的碎片融为一体。

 

 

后来,他回到了海星,甚至来到了属于哥哥的地方做了另一个职位的教授,他意识到自己还会继续活下去,并且无人相伴。

深夜里,他翻找着心头那些属于沈巍的东西,翻看着他的记忆和心尖上那点热灼灼的,鲜红的爱。

 

这心尖上红红的一抹血,牵挂着赵云澜。

 

 

 

夜尊悄悄去看过赵云澜几次,他只是好奇,哥哥心心念念爱着的人是什么样的。这样的爱意如今寄生在他的心上,他却并不认为对一个人类的感情有什么意义。

 

或许是龙城太小,或许是命中注定,他和赵云澜还是正面相遇了。

 

 

 

心动吗,心动。

 

有意义吗,没意义。

 

诚然,他也是喜欢这个男人的。他风情,性感,有趣。

可他只是个平常人类,他没亲眼看过山和海一点点夷为平地,然后一座座山峰再次拔地而起,也没看过海星人和地星人生了又死,一代一代在无意义中寻找着毫无意义的意义。

他不会懂夜尊眼中一万年的江河湖海,也没有漫长的生命陪伴他往后无尽的岁月。

 

不要爱他。

 

哥哥不在了。或者正因此,他和兄长的羁绊成为了一种无法触摸的永恒。

他们是永恒的。

 

 

 

 

 至少是永恒的。

 

夜尊这样想着,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我得到了他。

他再也不会离开我,再也不会抛弃我。

 

就算这感觉丝毫不曾带给我快乐……我也该快乐。

 

 

 

 

 

另一边。赵云澜还在平行世界里,眼前戳着活生生的沈巍。

 

是的,他的面前正站着属于这个世界的沈巍,斩魂使沈巍。

而猫妖大庆跟亚兽族大庆正在面面相觑。

 

斩魂使看着赵云澜。

 

他从洪荒活到现在,经历过天地塌陷,早就清楚世界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各种片段和不同空间交错形成的壁垒,所以有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昆仑,他不意外。

这是昆仑,却不是他的昆仑。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界限,这不是他的昆仑。

 

 

 

而两个大庆在互相戳对方的脸,猫都很少遇见同族,凑在一块就差变回原身互相舔毛甩尾巴了。

他们都孤独的活了很久,以至于一瞬就能望穿彼此的瞳孔。

你不容易,恰好我也是。

 

 

 

而赵云澜,真没他们那么多想法。

“既然看着彼此眼熟,也算有缘,多关照啊。”他一把搭住沈巍的肩膀,决定用自来熟缓解气氛,他不是傻子,沈巍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那种哀伤和委屈融混在一起的复杂刺的他心口发疼,哪怕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个男人。

 

不,他很可能不是个人。

赵云澜隔着衣服几乎摸不到体温,这个男人冷的像是黄泉水,他悻悻然把手松开。

 

“你们想回到原来的世界是吗。”

反而是沈巍先开口了,他拉上兜帽遮住了半边脸,赵云澜只能看见个下巴尖,对刚才那个长发及腰的美貌模样还真有点念念不忘。

 

“你有办法?”

赵云澜反应还是很快的。

 

沈巍含蓄的点了点头。

 

 

“什么办法,告诉我一下呗?”

赵云澜笑,正好身后是爬藤蔷薇的花架,明晃晃的笑容在阳光底下被半透明的花瓣衬的晃眼,沈巍只觉得心中一动,犹似那年初见。

 

 

“流火星君一千年换届一次,但是如果信任星君出了意外,会有人提前接任。流火能量在两个个体之间转换的波动会振开一道缝隙。”

“但是……如果佛法记载是真实的,那么缝隙之外有三千大千世界,不一定会对接回你们来的那个世界。”

 

 

“你什么意思?”

赵云澜和大庆异口同声,然后在赵云澜反应过来前,更瘦弱一点的那个大庆先扑了上来一把抓住沈巍的领子,兜帽被扯开,长发微乱。

“你是鬼王不假,你要搞新星君?天界那帮混蛋能放过你?”

 

“你看我怕吗。”

沈巍的声音骤然冷了下去,于是大庆也愣了,他揉着额头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狠狠一捶自己的掌心。

 

“加我一个。”大庆说。

 

 

 

“等等等等,我听你们这话的意思,是打算为我们三个以身犯险?”赵云澜听的一头黑线,一把拉住大庆让他冷静下来。

“虽然我是还没弄明白天地鬼神什么的,但是甭管来自哪儿,基本道义都是一样的,你们就告诉我哪能找到那个星君就行了,其他的让我们自己来。”

 

 

“你只是凡人之身,上不了不归山。”

沈巍低头,兜帽之前被大庆扯掉了,又露出唇红齿白的尖下巴,和有点乱糟糟分外惹人怜的长发。

 

“我上不了他们俩能上啊。亚兽族听说过没有,在我们那个世界是顶尖的保护动物。”

赵云澜一把拽过自己的大庆,自然而然的用手臂圈住他的脖子,夸夸其谈的吹猫。

 

 

沈巍的脸色明显更苍白了。

 

 

“总之就是,你别去,我自有办法。”沈巍说。

“唉你可能不知道,他是鬼王,如果说天上地下各有一个至尊,那他就是地下那个。”猫妖大庆揉了揉额头,开始帮腔。“而天上那套班子还没敢跟他平起平坐的,你们操心什么?”

 

 

“不是天上地下各有一个?”

祝·似乎被遗忘·红终于给自己找回了一点存在感。

 

 

“真正的洪荒神祗早已尽数陨落。”沈巍声音嘶哑。“也就是说,死光了。”

 

关于产乳梗。

翻了翻电脑里的半成品发现一堆没写完产乳梗,感慨一下我对这个梗到底有多大执念。
噢,梗是这样…
小澜孩不肯喝沈巍的血,沈老师很无奈。直到想起来中医说的,乳汁是人体精血所化,纠结之下,为了小澜孩的身体保养,网购了空孕催乳剂(男人用确实可以产乳),拆解研究配方后自己加上中药配置了加强版(赞美沈老师的中医素养)
所以,是一个沈巍产乳的梗。

感觉自己有毒,还他妈把这个梗亲切的称为面面快乐奶,什么喝了面面就会快乐(你走吧
以及什么乳汁弄湿正在讲课的大学教授的西装x

嗯,于是又脑补了一个产乳梗为中心的巍澜面巍结合在一起这样一个故事。
对我是个吃杂粮的xxx

鞭策自己写文(等等好多坑没填呢

夜巍庆澜/不知道写了什么的小故事一发完

反正就是,夜巍庆澜,有一点肉渣。
昨晚脑袋不太清醒,慎入,链接在评论。

200fo的点梗,来吧。

面巍pwp-冰锥play一发完

面巍。面巍。面巍。
但是提及巍面(也就是设定之前发生过巍面)

小破车一辆?

反正慎入。

石墨挂了,链接2在评论

庆澜/我还不想走。

深夜发疯。庆单箭头。

逻辑是什么,喂猫了。

时间翻了一个转,大庆模糊的想起来,自己和昆仑一起生活了近万年。
除却那五百年,除却轮回里的间隙。
其实大庆从没离开过昆仑的身边。

从他被女娲抱离了猫窝,就一直跟昆仑在一起。
一直都在一起。

无论昆仑记得他,还是忘了他。

就算昆仑有时候是个没心肝的混蛋,他都没离开过他。
昆仑也没有真正抛弃过自己的猫。

天地苍茫,彼此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生命太过漫长。

失去恒定的落点,太容易在无尽的时光中迷失方向。
几千年的轮回啊,生死跌宕都成了歌。
和他淋过油纸伞下江南的雨,踩过战火纷乱漠北的沙。

他和昆仑踩过春秋的土壤,山外小村庄,巧遇过梦蝶的庄周。
他和昆仑走过盛唐的商队,丝绸之路上的驼铃响得清脆。
他和昆仑看过宋朝的灯火,蛾儿雪柳,笑语盈盈,明晃晃都映在昆仑的眼睛里。
他和昆仑撑过了战火纷争,他说你别去,却拦不住心系家国的儿郎热血。
他和昆仑…

等回了沈巍。

所有人都说,沈先生对昆仑数千年不改一往情深,是感动苍天的佳话。
也许吧。

沈巍有时来找大庆喝茶,一喝就是几千年,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昆仑也不知道。

斩魂使总是疏离而淡漠的在特调处需要时出现,没人知道这尊大神为他们付出了多少岁月。
顾忌着神农的咒术,他总是匆匆而来,仓促消失。
不敢让昆仑多染一丝阴气。

他死时,斩魂使就来找大庆喝茶。

均下来近百年才面对面坐下来一次,然而时间再久,也无话可说。
一个人陪,一个人守。
间隙里,相对无言,也无需多言。

现在昆仑又是昆仑了。
再没有禁忌,遗忘,和轮回。
甚至有人相爱相伴。

他该高兴,他也确实高兴。

可是昆仑有了沈巍…更是,只当他是只猫了。

正如沈巍是鬼,生性阴戾。全靠克制。

他是只妖,命里带来的贪嗔痴。
他越来越想要赵云澜。
想到了贪念滋长成心魔,每每看向自己的主人,眼底里都抑制不住嗜血的欲望。

必须离开他。

必须要…
做一只听话的猫。

再这样朝夕下去,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可无论是什么,他都不想让这些发生。
他是一只…猫啊。

猫就应该蹭蹭主人,撸两下吃条鱼就满足。

“你和沈教授…”

“嗯,我和沈巍琴瑟和鸣,夫唱妇随。”
赵云澜坐在阳台上,太阳晒的正舒服,肩上搭着沈巍亲手披的外套。
他随手翻了一页书,抬头去看自己的猫。

“你怎么了?”

大庆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仿佛无声的用眼神在说,你个没心肝的混蛋。

“我想出去个几百年。”沉默了很久,久到大庆蹲在他旁边叹了几次气。

赵云澜放下书,微微一挑眉。
“死猫别闹啊,离家出走三个小时意思一下就行了。”

然后他意识到他是认真的。
“几百年?不是,你想出去玩玩去个几天半个月还不够吗?”

“我从来没真正离开过你。不是在你身边,就是在找你的路上。”昆仑对自己的猫的确不错,大庆的元神被他养回了七七八八,一副少年的模样蹲在他身边。
于是赵云澜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双水汪汪的,深暗的与外表截然不同的眼睛。

大庆是只猫,一直以来都太容易满足了。
容易满足到昆仑也觉得,抱在腿上哄着睡一觉,喂两条金黄酥脆的小鱼干,大庆就没什么不能解决的烦恼。

“你还是可以继续和我在一起…我们,上万年不都这么过来的。”
赵云澜还想说什么,但心里也知道拦不住了。

“行,你去,遇到危险就赶紧回来,想家了就赶紧回来,反正就是…赶紧回来。”

“好。”

一只猫没有什么行李,赵云澜强行给他塞了一个手机来保持联系,那个崭新的大屏幕智能机出门就进了可回收分类的垃圾桶。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走。”
两手空空的少年望着特调处,站在夕阳染红的街道里。

我还不想走。

这几天总发手机敲的短篇邪教,好几个熟人来问我你怎么了,脑子疼吗。
哈哈哈哈哈对,脑子疼。

轮回与昆仑/魂兮

@谢冥 哥。

上午跟你说想写昆仑视角下的轮回,
结果也就抓到了个片段。

晨昏梦醒,他从床上坐起。是惊醒的。
“云澜,怎么了?”熟悉的声音,温柔的几乎渗进了灵魂里。

“我…没事,没事,就做了个梦。”
他定了定神,想起来了,噢对,这都2018年了,我是赵云澜。

“你最近总做梦,昆仑…”
还是那个声音,随着这一声昆仑,生出了恍如隔世的飘忽之感。
“昆仑…”

昆仑…

谁,谁喊过我昆仑,谁…你是谁。
他坐在床上,懊恼的攥紧了发根,却依然抓不住那一丝丝在梦中恍然浮现,又藏匿进潜意识深处的东西,是什么,是谁,谁?

“云澜,赵云澜。”肩上传来紧握的触感,这是他才发现泪水模糊了双眼,可这悲伤从何而来…

“噢,小巍啊…没事,我就是,做了个梦。”
重燃镇魂灯,回归上古四圣昆仑之位,转眼已经五年了。他从床上下来,赤裸的双脚就这么踩在地板上,触感很软。

从发现他喜欢赤脚下床,沈巍就将周围都换上了软和温暖的地毯,宠溺的温床,深夜的欢爱场。

他笑了,这个房子里他与沈巍的日日夜夜,想起来全都是溺进心里的甜。
沈巍啊,沈巍。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你梦到了什么。”
早饭依旧是好的惊为天人的手艺,这几年真真是被养娇了性子,喂刁了嘴。
他往嘴里塞了一口粥,含含糊糊的开始回应。

“没什么,就,以前的事呗,掉轮回里头那点意识碎片自己找回来了,就成了梦。”
破碎的前尘往事,模糊混沌的拼图。
一声令人酥进骨子里的,昆仑

昆仑
谁叫过我昆仑。

沈巍终究去讲课了,倒不是还有必要伪装,而是活着总要找点事情消磨无尽年岁。
如今他们能以天上地下再无第二对的上古神祗之尊相守到永恒的尽头,过得平常点,反而意外的变得重要。

他给自己另外套了件灰色羊绒的针织开衫,沈巍给他穿了厚厚的地板袜,就更懒得穿拖鞋了,初秋凉了点,风里有股子冷香,顺着厨房敞开的窗透进来。
他去洗碗,顺便哼着一首辨不出时代的悠扬曲调,唱的或许是盛世中的软香与铁火兵戈里的消亡。

谁,叫过我昆仑?

女娲抱来奶猫的时候,叫他昆仑。

八卦定于天地时,伏羲喊他去看,叫他昆仑。

神农拿了他的魂火,苍老浑浊的眼睛里,是远袤深邃的烟火山川。

那一声软软糯糯的昆仑,来自谁?

想不起来了,神农洗透了他元神里所有的记忆与仙格,投掷于天地虚无。
轮回的轴一转就几千年悠忽忽的过,沈巍触动天地,以镇魂灯火为媒,鬼王得其魂,混沌鬼族得入轮回,而昆仑,得以复得虚无之地属于他的东西。

这天地之间,有的不止青山绿水,人妖鬼怪,还有神和虚无。
什么是虚无…虚无里,有什么?

疼。
意识深处本来知道的东西被撕扯着,拉上水面。

虚无…

这天地间万事万物真实不虚,
从未有过虚无。

何曾有过虚无。

神农老儿,你到底跟我打了一个什么哑谜?
你说的虚无,究竟是什么?

手指上还沾着水,有洗涤剂的生姜和过滤过的清水味。
气息是虚的,气味是虚的。
对它们的感知…是实还是虚?

记忆是实还是虚

生命是实还是虚

我呢?

我是实还是虚?

数千年前神农在轮回盘前模糊衰老的脸,还有那句含糊不明的,你的…暂存于虚无。

手中一滑,洗了一半的碗脱了手,在清脆的声响里破碎。
他叹息着,低身去捡碎瓷片,割破了手。

鲜红的血,绿釉的瓷。
很熟悉,哪里熟悉?

片刻里,伤口自愈。
他还在看着。地上那一抹鲜红与薄绿。

他从梦中惊醒。

“云澜,你梦到什么了。”
惊呼还压在口齿之中,身体已被温暖紧紧环住。沈巍。
熟悉的温度,朝思暮想的暗香,我的小巍。

“轮回小事,这几年慢慢想起来不少几千年里头的琐碎,刚刚梦到有人杀我。”
窗帘敞了一丝小小的缝,刚好够月光染软心上人长睫与温柔眉眼。
“没事,睡吧。”

他将自己埋在枕边人的怀抱里,叹息着
“小巍啊…你睡前折腾的有点过分了啊。”

沈巍不说话了,他不看也知道,月光下的沈巍一定连耳根都是红的。
老夫老妻了…真是。

他笑,立刻又笑不出来了。

老夫老妻了,真是。
同一句话,轮回里究竟说过多少次?

生死簿前判官说过,镇魂令主古往今来都是妙人,纵横江湖朝堂翻起天下惊浪都是寻常事,也曾金榜提名看长安繁花,也曾打马踏碎江南灯火,兵锋指漠北。

他起身去找大庆。
“我死时,除了你还有谁为我哭么。”

这是句废话,他死,大庆是不哭的。
一入轮回深似海,那是一场全新的战斗,他的猫从没时间和余地伤春悲秋。
他要寻他,护他,守他一世,再一世。

墙根下懒洋洋的黑猫愣了,然后别过了头。
“妻儿子女,寻常人类。”

八个字,点透了整个轮回。


他揣着点零钱上街买菜,一个个凡人如流水,千万张具象的脸融汇成生命的江河湖海。
他漠然的看着,瞬息之间置换了眼中所见。

他看过这一条街上千百年,来来去去的灵魂里,曾有人与他相知。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他看见人族的少女,看见她身后轮回里千百张脸。
在她众多的面相里,也有他的故知。

世事如尘雾,转瞬消散。



赵云澜站在清晨的龙城街头,瞬息之间参透了万年岁月。

他怅然,而后微笑。

沈巍在等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