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庆李/归来/小短篇2发

真相信我会一发完吗,天真。
接1

时光悠忽就过,比白驹还快。
龙城又翻覆了几十个春秋。

楚恕之坐在特调处门口,跟一个老人一起晒着太阳。
“楚哥…这一生我很满足。”

老人还是习惯依赖着他,喊他楚哥。尽管嗓音已经变了几转,后头藏着的倒还依然是单纯的灵魂。

“笨蛋。”
楚恕之点了他脑门一下,掰着他的脑袋摁在自己肩上。“你以为你跑得了吗,招惹了我可不是用一生就能还的。”

郭长城靠着他,不自觉笑了笑。
“好…楚哥,我不离开你。”
“你要找到我,告诉我…”

“我爱你”

楚恕之再没说什么,他也活了千余年,凡人生死轮回来来去去他都习惯了,就连赵云澜不也在他面前轮回了三百年吗。
他在特调处竟然已经呆了三百多年。

大庆坐在特调处大厅的桌子上,他又留了长发,昆仑吐槽了他几次,到底随他去了。

“您好,请问特调处招人吗?”
一个年轻的男人推门而入,仿佛对特调处的结构很熟悉似的,竟然过了在门口的楚恕之,直奔工作区。

“我叫尤里。”

他很年轻,留着干净的短发,昆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和坐在桌子上的大庆面面相觑。

是他。

他又回来了。

“我们特调处现在战斗力满格,打杂的也不缺,就需要个喂猫看大门的,你来吗。”
大庆从桌子上跳下来,稳稳落在他眼前。
“开玩笑的,欢迎回家。”

——

“大庆,你发现了吧。”

“什么?”

赵云澜用手摸了摸大庆的脑门,夸张的揉着他。
“你这什么猫脑子,他长得像谁你想起来了吗。”

“老李啊。”

“你还给我装疯卖傻,他这张脸…你忘不了吧。”

被揭穿了大庆也就不演了,耷拉着脑袋声若蚊蝇。
“…蚩尤。”

“你早就知道老李是蚩尤转世?”
赵云澜气的不行,一度差点变成虐猫现场。

“…若非蚩尤,谁身上还有大到能撕我一半元神的因果旧债。”

“巫族?竟然算在了你的身上…”
赵云澜明白了。他承了大庆与蚩尤一滴血的因,天道就将后来的果填补了回去。

——

尤里虽然年轻,做菜的手艺却不一般,他显然还不太明白特调处的特调处的副处长怎么会是只黑猫,但又好像早就熟悉了这一切。

“我从小就喜欢做饭,尤其喜欢做鱼,天南海北各种鱼类我都能换着花样做,为这个还上过好几次美食杂志,可是啊,我一点也不想当厨师。”

没人接他的话,唯独楚恕之和郭长城各自暧昧不明的微笑了一下。

轮回会洗去人的记忆,却洗不去灵魂里的执念。

天行有常,愿你们幸福。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