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群聊体/八一八赵云澜在轮回里那些事

小甜饼没啥好预警,乐呵一下哈哈哈哈。

cp巍澜


群聊:特调处一家人

 

大庆:

赵云澜——!你出来!

 

我非今天非要八一八你在轮回里这些年都干过什么奇葩事。

气死本猫了,赵云澜你这个大奇葩。

你个没心肝的混蛋啊——

 

 

祝红:

怎么了怎么了,老赵干什么了?

 

 

大庆:

老子今天睡醒了跳到床上跟他要吃的,看被子蒙的挺紧就给掀开了。

 

 

祝红:

啊,你看了他的裸体?(有点兴奋)

 

 

大庆:

不!我刚掀开被子,赵云澜从外面进来了!!!

沈教授躺在赵云澜的床上!和我!面面相觑!

 

然后我就被!

拎着!

后脖子!

扔了出来!

 

扔!了!出!来!

 

 

祝红:

噗哈哈哈哈……不是,庆庆,我是说,心疼。

 

 

大庆:

走了,我要离开特调处这个没有温暖的地方。

 

 

祝红:

等等等等,八一八。

 

 

绝世小澜孩:

不是,死猫,长本事了?

 

 

沈巍:

额,大庆。

其实……我早该告诉你,我们最近都睡一起。

 

 

大庆:

我不听我不听,赵云澜你听着,我今天非要揭你老底。

 

 

 

 

可是我是昆仑啊:

你看我新改的名字。我怕你?

 

 

 

沈巍:

云澜……你还是,冷静点。

 

 

可是我是昆仑啊:

咋了?我还怕这死猫,我以前又没……

 

你等等,我以前?

 

 

大庆:

来,第一发,咱们从我初入人间不久,你丫非要当游侠的商朝开始说!

 

 

沈巍:

他那一世……海星。

大庆你答应我,贞观二年的那件事不许说,其他的……随你了。

 

 

祝红:

哎呀沈教授你别打岔,快说,他都干什么了?

【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楚恕之:

虽然不太好,但是,咳咳,我已经让小郭去买瓜子了。

 

 

丛波:

哎呀祝红,你快来二楼,我和林静爆米花也准备好了,一起吃啊。

 

 

林静:

别,别卖我,我会被扣奖金的。

嘿嘿,赵处……我什么,什么都没干啊。

 

 

大庆:

其实也没什么,那年月的游侠情怀说起来还挺热血的,除了他遇见了钓鱼的姜老头,非要跟人家打架之外。一切都好。

 

 

祝红:

噗,他不会还揍了那个什么,后来的周王吧。

我就随口一说。

 

 

大庆:

那倒没有。

 

 

 

大庆:

他后来有一世倒是揍过个挺有名的年轻男孩,叫赵政。

 

 

祝红:

啊?我们蛇族不太关心人族历史。

 

 

楚恕之:

这我倒是有点耳熟,是不是这个男孩后来回了秦国,继承了王位。

改名叫嬴政了啊?

 

 

小郭:

楚哥一边嗑瓜子一边笑着打字真的太可爱了。

【图片】

 

 

 

小郭撤回了一条消息。

 

小郭撤回了一条消息。

 

 

 

祝红:

老楚,你别总欺负人家长城。

 

 

楚恕之:

胆子大了,还学会偷拍了。

 

 

 

 

可是我是昆仑啊:

大庆你等会??我跟秦始皇打过架??

 

 

大庆:

要点脸,是你单方面殴打人家好吗。

 

 

可是我是昆仑啊:

?????

 

 

大庆:

那时候咱俩在赵国收拾几个作乱的小妖,我才离开了一会,回来就发现你莫名其妙追着个小孩打。

后来我把他送回去的时候才知道,这孩子是秦国留在这儿的质子。

 

 

可是我是昆仑啊:

不对,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欺负小孩,你给我说清楚。

 

 

大庆:

你当时好像说他要跟你学仙法,还要用仙法干啥来着,你就把他揍了。

 

 

丛波:

我去?秦始皇一生醉心求仙那么深信不疑,不会就是童年时代被你种下的根吧。

 

 

大庆:

这么说也说得过去,

那时候他在轮回才泡了一千多年,仙气倒是剩了一丝没洗干净。

你们知道,那个时代比现在蛮荒,下面的地府班子才刚有个形状,妖物多得很也没个管制,我得教他点比较凶的法术。

 

 

沈巍:

……你教了他阴兵斩?

 

 

大庆:

没有没有,那个时候我元神俱全,保护他不是事。

这些有大风险的,我可从没让他碰过啊。

 

 

我可是昆仑啊:

你们等等,真拿我当三岁啊?

再说我现在会的上古神术随便一个都比阴兵斩厉害,你们紧张什么。

 

 

沈巍:

你那时候是凡人!

 

 

我可是昆仑啊:

哎宝贝我就随便说说,你眼圈怎么红了

快让老公亲亲啊……

 

 

大庆:

……

 

 

 

祝红:

大庆别哭,继续八!

 

 

大庆:

他干过的奇葩事数都数不完,就说大唐盛世那年岁吧,是个男人都好酒,这货也没例外。

躺竹林一浇就一天,身上那味道熏死人了好吗,还自称什么竹林仙人。

 

结果几首歪诗还真有人觉得他是高人了,来拜访他的,他就放我们收养的小鬼和山精吓唬人。

嫌人家毁他清净。

 

 

祝红:

噗,心疼庆庆,这么多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大庆:

再说了,就他那几首破诗,比我和昆仑猫在山里随便写写的差远了,竟然还把李白引来了。

 

 

小郭:

历史上那个??

 

 

大庆:

嗯,要说这个李白,还真不是一般人。

小鬼山精的都没吓走他,还一路破了我布的迷阵真就找来了。

 

 

 

丛波:

那,然后呢?

 

 

 

大庆:

然后他就把我替他好好珍藏了一千多年的古剑给人家了。

 

 

丛波:

……

 

祝红:
……

 

楚恕之:

那把剑、是不是现在龙城博物馆里挂着那个……

 

 

大庆:

嗯。

他自己前世用过的。

掺了我换下来的一颗奶牙打的剑。

就这么送人了……

 

 

 

祝红:

等等等,奶牙?噗哈哈哈哈奶牙是肿么肥四。

 

 

大庆:

……我,我年轻不行吗!

 

 

 

楚恕之:

在我尸修的时候,还打过那把剑的主意。

……我们都以为里面有龙牙。

 

 

大庆:

……

 

承,承蒙夸奖。

 

 

 

我可是昆仑啊:

……

哎,这么一说,我好像很久都没再见过龙了。

 

 

 

沈巍:

……

 

龙族现在还有几条住在深海里,你想要我去抓一条上来。

 

 

 

我可是昆仑啊:

别别别,我就随便一说。

 

 

 

祝红&大庆&楚恕之&丛波&林静:

……

 

小郭:

所以是有龙的?

 

 

 

 

tbc

 

 

 

 

 

 

 

 

 

 

 

 

 

 

 

 

 

 


评论(13)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