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赵云澜失忆梗/此后一年(5)小鬼王路过

本节2.5k

预警:

太麻烦了不每章传送了。
内容接4,还穿着呢。
预警:赵云澜失忆,夜尊性格大变,沈巍没了。

ALL澜-夜澜/庆澜。

私设是将38视为结局,夜尊和赵云澜活下来。

第一章一万两千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eeffbf1








 

大庆醒来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一张非常熟悉——熟悉得恍如隔世的脸。

 

“沈教授!”

他从沈巍的腿上猛地弹起来,顷刻之间化回人形。

沈巍眨了眨眼。

“我是沈巍。”

 

 

“说起来,我们好久没见了。”沈巍轻轻笑了,笑时他身后黑雾缭绕得像是实质化的薄纱,眸子里只有平静和一丝忧伤。

“你陪了他这么久,我很感谢你。”

 

 

“你说什么呢,他是我主子,这都是分内事。”大庆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猫族生来的敏锐让他知道两件事,第一,这不是他熟悉的沈巍,第二,沈巍说的这么久,绝不是指过去这一年。

 

年轻的鬼王黑发如瀑,一直披散到了他坐着的岩石上,殷红的唇被黄泉千尺下幽黄的水光映着,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妖异。

 

沈巍。

 

一年前和夜尊的最后一战之后……再没人见过沈巍。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包括赵云澜的失忆,转了性子的夜尊,还有他和赵云澜之间的……

他爱赵云澜。

 

 

“沈教授,太好了……我们,我们回去吧,云澜……不,赵处,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他最终没犹豫,向坐在那里发呆的沈巍伸出了手。

 

沈巍却比他还要迷茫一般,微微笑了一下。“你忘了吗,神农与我有约……他可入轮回,我永生永世不能再碰他。”

 

他的眼睛,这时,活了一万年的亚兽猫族才注意到眼前这个沈教授的眼睛。

这不是他熟悉的沈教授,这双眼睛里刻满了压抑与隐忍,而眸子深处翻涌着的是深不见底的黑暗,这个人——连魂魄都是黑的。

 

这不是他熟悉的沈巍。等等,我在哪里?

 

大庆站在岩石边的泥泞之上,抬头看到滚滚翻涌的千丈黄泉。

忘川水,奈何桥。幽魂涉水,百鬼夜行。

 

 

 

“这是什么地方?”他看向沈巍,后者依然巍然不动的坐在岩石之上,黑发覆在笼罩在黑雾中的黑色长袍上,仿佛整个人都已经融进了黑暗。

除了他的唇是红的,他的眼是亮的。

 

“黄泉之下,鬼族生的地方。”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猫妖,却在另一个世界里真真切切生活了一万年。大庆低下头看着脚下踏着的土地,那是黑色的难以言喻的浓稠,那是戾气凝成实质的造物。

 

“这是,幽冥?”试探的发问得到了沈巍悠悠一点下巴尖的回应,一猫一鬼都是轮回年岁里磨出来的玲珑心窍,这不是昆仑的猫,沈巍在他茫然的一瞬就知道了。

 

“……你还是沈巍,我不知道,沈教授,你应该能懂我的意思。”他看着茫茫幽冥中影影幢幢的千姿百态,最终将目光投向了自己唯一熟悉或者至少熟悉过的灵魂。“时空有时候会破碎,事实上我那个世界已经破碎过不止一次。我不属于这里。”

 

沈巍沉默了。

“昆仑,他好吗。”

 

 

 

“好。”

 

 

 

 

 

两个男人望着彼此的眼睛,即使跨过了一个宇宙的间隔,灵魂和灵魂依然嗅到了意思同类的味道,昆仑,昆仑,昆仑。哪怕换了一整套苍生万物运作循环的体系,沈巍的心,依然深深牵绊着昆仑。

 

 

“我会帮你离开这里,时空之隙于天地初开时已有记载,可怎么开启或许只有……上古神祗知道。”

 

“那上古神祗……”

 

“死光了。”

 

沈巍说这句话时带着一丝残忍的意味,流进了大庆的耳朵里,却没有问下去的理由。

 

 

 

 

“走吧,我带你去冥府后的藏经殿,或许有什么上古残卷能帮上忙。”

他终于从那几乎和他融为一体的黑岩上起身,这个沈巍的手是苍白的,尽管裹着厚实的黑袍大庆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他那么的瘦。

仿佛是长期压抑着自己欲望的苦修者,形单影只深居于黄泉之下,与寂静为伍。

 

 

 

斩魂使少有亲临地府的时候,判官亲迎。

“带小友查阅些许籍册,自便就是了。”

 

沈巍轻轻一挥手,让周围一众鬼差都退去了。威风气度比之黑袍使,有过之而无不及。

 

整个地府对沈巍的敬畏远重于地星,一路畅通无阻下了地府深处,穿过两层地狱。

拔舌油烙,鬼差呼嚎,这都是从没见过的残酷景象。

 

“常态罢了。”

许是他的不适太过明显,引路于前的沈巍顿了脚步,袖袍一挥就让黑雾遮掩了两旁的景象,连声音都隔绝彻底,只剩下幽黄的烛火照着前行的路。摇跃的光火之中,沈巍青丝未绾,竟是随着阵阵冷风飞散。

 

 

地府经殿之宏阔,哪怕是龙城中心图书大厦都难以望其项背。

 

一扫先前压抑昏暗,竟是雕梁漆木,暗香缭绕。角落里照明的圆桶中盛放着粘稠的膏状物,火苗顺着既定的轨迹绽放成一个个实质的光体悬浮于边边角角,将整个大殿照的通亮。

出于猫的天性,大庆对晃动的小球有着不可抵抗的欲望,他伸手摸了一下,竟然不烫,毫无温度。

 

“那是阴界的冥火,炼的是黄泉下阴物的脂膏。”

他这么做时沈巍正看着他,于是温和的解释。

 

 

冥界的文字大庆不会看,层层叠叠的硕大架子上阴刻着流动的符文,轻轻一碰就游走,他只能跟着沈巍,从灯火辉煌的大殿走到照壁之后的暗室,空间一转,就没之前那么宽敞了,却更加有人间的气息。

 

暗室中甚至有两张宽大的藤椅,上头铺着天鹅绒的软垫子,丝绸刺绣精巧的活灵活现,仿佛下一刻就要跃出来似得。

“这才是真正阳间的鲛人油,千年不灭。”

 

沈巍指的是这里灯火,大庆环顾了一会才看到那些盈盈幽幽的光球,透明的几乎已经融化了空气之中。“我们要找的书就在这里吗?”他刚发问,沈巍已经坐在了其中一张紫色丝绸软垫的藤椅中,一叠叠的古籍随着他一个响指已经自动离开了书架,齐齐整整排列在手边。

 

“嗯。”

沈巍闷闷的嗯了一声,他看书的方式很特别,只是让书漂浮在自己面前,随着手指弹动刷拉拉的自行翻页。

 

“哦,这里记载过。每隔一千年流火星君湮灭更替,总要在人间引出一点乱子。”沈巍摇了摇头。“你从九天之上直直摔进这黄泉千尺下的那一天,刚好是旧任星君陨落的日子。”

 

 

“九天之上?我是怎么还没死的?”

 

“你和那只昆仑的猫一模一样,谁敢收你的魂。”

这是大庆第一次见到这个沈巍笑,似乎是因为提起了昆仑,他显得很孤寂,笑意中带着一种病态的满足。

 

 

“我说……”大庆想问,你是不是要在幽冥之下就这么等一万年,但是他又沉默了,他恍然的意识到,刚刚在外面他所见的都是灵魂,人的灵魂。

他叫他昆仑。

 

轮回。

 

永生永世,不能再碰。

 

 

 

方才黄泉水下他没听懂的话,此刻如同一根尖刺,几乎要将磨了一万年已经冷顿的心给刺出血来。他何其聪明,只言片语结合短短一路所见,他已经几乎猜透了这个世界截然不同的核心。

灵魂,轮回,永生永世。

 

永生永世。

 

 

“沈巍,你告诉我,你……”或许是触动了自己找寻一万年藏匿在心底的那一点凄楚与无助,他隔着浮动的光晕直直看向斩魂使黑发半遮的眼睛。

你怎么能忍受……怎么能。

 

他什么都没问出来,沈巍却又笑了。“他还在,比什么都好。”

 

“我会送你回去。”

他只说了一句,大庆就知道了后半句。

他们相顾无言。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