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镇魂/风语咒AU/all澜/风雨同舟(1)

本章5k,刷完风语咒感觉很酷管不住自己开AU的手

Cp:all澜。本章有巍澜有庆澜

大庆被称为小仙家是我私设,我爱死小仙家这个叫法了。

世界观:

借用侠岚设定和风语咒世界观,不借用原剧情和人物。

融入地星和黑能量设定,镇魂全员和镇魂世界观设定。

 

 预警:是all澜。all澜。all澜。

人设全都在融入AU世界之后有了一定改变,可能会引起不适。

谢谢大家,我爱大家。


 

    所有人都知道,静谧的龙城里,住着一位精通风语咒的小仙家,这小仙家深居简出过着随遇而安的生活,已经默默守护了龙城几千年的和平。

 

    龙城的中心啊,叫做光明路。故事里的小仙家就住在这儿。

“小仙家,小仙家——”几个住在光明路附近的小孩聚在一起蹦蹦跳跳的玩耍,当他们看到一个相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街角便一齐咋咋呼呼的拥挤了上去。

“小仙家,你什么时候教我们成为守护世界的侠岚呀!”

“小仙家小仙家,你就亲自讲一次五千年前大战饕餮的故事吧!”

 

被称为小仙家的年轻人从来只是轻轻的笑着,谦虚的摆摆手。“我可不是什么小仙家,一只好命的猫妖罢了,当年……”

 

他又不说下去了,他总是不会说下去的,几千年的时间过去之后,除了日渐稀薄的传说,真相已经越来越模糊。

除了这位自古便被成为小仙家的年轻人,的的确确生活在这里,经历过无尽的岁月依旧年轻如初,那场惊天动地的上古大战似乎也已经渐渐被人们淡忘。

 

而侠岚——这个曾经宛若天神般的组织,也在逐渐发展的科技和科学的世界中,藏匿着自己的身影。

 

 

猫妖给了他们每人两块甜甜的巧克力,于是孩子们就欢呼雀跃的散开了,侠岚的故事是这个文明的经典传说,于是讲着这样故事的童书、改编的影片永远是不缺乏的,孩子们便只当这和其他的童话没有什么分别,热热闹闹的起过哄之后就散开了。

 

 

这个世界还是有妖的,城北住着蛇妖一族的圣女祝红小姐,再早几十年前还有不少人会去求蛇族的灵药,但是现在人类的医学越来越发达,记得曾经以药济世的蛇族的人类渐渐也就少了,祝红小姐跟几个蛇族的随从住着,日子倒也不寂寞。

 

 

 

 

猫妖的日子当然不是无所事事的悠闲,清晨他出门和普通人类一样在集市上闲逛,买了些菜煮好早餐时刚刚八点半,两碗粥和一碟蒸饺几样小菜摆在桌上,看着倒是让人很有食欲。今天也是一场胜利,他转身去叫床上躺着的人起床。

 

“老赵——快起床啦,特调处倒闭啦星督局局长跟小姨子跑了!”

 

 

 

“呼,死猫,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卷着的被子掀开,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从凌乱的床铺里坐起来,他只穿了一件睡皱成一团的薄衬衫,不清不愿的睁开眼将被子丢在一边,翻个身下床竟是赤着脚就踩在了地毯上。

 

“做的什么啊,”男人一面揉着头发一面走向桌子,颇为不客气的坐下。“哎,你怎么有心情做这么多啊,今天特调处不用忙的?”

 

 

 

“我听说最近地星人又有卷土重来的意思了,怎么,海星鉴真就一口汤也不给咱们特调处留?”看见对方摇头,男人轻轻皱了下眉,最终只是叹了一句算了。

 

“唉,说是特别调查处,其实说穿了就咱们两个人,给海星鉴打打工也只让我们处理些妖族的事,至于地星人,和平了这么多年,那些侠岚早就该活动活动筋骨了。”猫妖在对面坐下,夹了口菜很是无所谓的说。

 

“行吧,咱吃饭。”

 

 

于是他们这一天依然没有什么安排,猫妖趴在墙根底下晒太阳,男人坐在复式小楼的阳台上,悠哉悠哉的泡一壶茶,写字读书。

 

 

 

 

 

男人是这一代的镇魂令主,叫做赵云澜,至于一直被叫做小仙家的那个,是猫妖大庆。大庆在龙城住了几千年,除了几千年前那个关于风语咒的传说一直被安在他身上,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在这个人类和妖族共同生存的时代,在人族眼中,他只是个侥幸被写进过评书话本里的普通妖族罢了。

 

这天傍晚,出去闲逛的大庆领回了一个半透明的女性能量体。

 

“???死猫,你带这么个回来,是嫌咱俩住的消停了是吗?”赵云澜毕竟是个人族,不过几分钟后,他已经比领人回来的大庆还要热情的决定要雇佣汪徵让自己的特调处热闹起来了。

 

 

“唉,你这莫名其妙被困了几百年也是怪可怜的,既然没地方去,不如就投奔了我们特调处吧。”

“你看啊妹子,咱们特调处呢,只有我和这肥猫两个人,阿不,一人一猫,加上你呢,能帮我们分担多少工作啊,你放心,每月香火绝对不少你。”若不是这个能量体比较虚弱还没有实体,老赵绝对已经和她勾肩搭背一副传销头子嘴脸带着他四处参观了,他伸出手臂摸了两次,都从能量体的虚影上只能穿了过去。

 

“行了啊,咱们特调处毕竟是保卫人民的,任务光辉而艰巨,我和这肥猫住在二楼,你要是不介意,就在一楼里屋住下吧。”

 

 

赵云澜是个有心人,大庆带着汪徵熟悉他们那个乱糟糟的办公区的片刻功夫,他已经将里头那间屋子收拾了妥当,窗帘本就是厚重的,他又在外头多挂了一层遮光,室内灯点起来一样温馨并不显得昏暗,床底下的炭盆里倒是新焚上了一大把上好的香火,汪徵一进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烟雾缭绕的小房间。赵云澜甚至还在床头给她摆了一束花,然后笑笑说,不好意思,简单了点。

 

 

他冲汪徵笑了一下,转身就出去了。

 

 

特调处二楼一半是工作区,一半是赵云澜和大庆的生活区,一楼有时收容一些落难的小妖,很少时候收容人类,但是多数时候都是冷冷清清的,现在终于有一个目测会常驻的了,人也罢,妖也好,能量体也罢,都是一样的一颗心。

 

 

 

汪徵修养的比被大庆捡回来时要精神了很多,她给自己幻化了一条雪白的长裙,青丝如瀑,美艳非凡。 

好在赵云澜是个大大方方的兔儿爷,这汪徵美归美,他也巍然不动只当小姑娘看。

 

一人一猫一能量体,三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闲聊着最近龙城的动态。

 

 

“这地星人几千年前大战的时候我还真见过很多,长的和人族很像,寿命是人族的几倍,在一定时期后都会拥有某种异能,他们体内携带的是黑能量。”

 

“侠岚们依托的是这个自然之中的元素,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每一个天命侠岚都会掌握其中一种,以此拥有对抗黑能量衍生的异能的力量。”

 

 

“不过虽然最近已经有了地星人活动的踪迹,却跟我们特调处没什么关系,我们处理妖族的事情,”大庆懒洋洋的靠着椅背,吃着赵云澜的零食给汪徵解释特调处的事情。“很多人都以为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侠岚,其实啊,这帮家伙就在星督局。”

 

大庆摊开自己的手,给她看空空如也的掌心。

“我可不是什么侠岚,外面的传说都是乱说的。”

 

 

 

所谓天命侠岚,是上古大战后能量四散所选择的人,无论是五行之中哪一种元素,被选择之人的掌心都会有一个鲜红的侠岚印,而专门培养和训练侠岚的机构,如今叫做星督局,是高于直接行政管理的海星鉴的神秘机构。

 

“是嘛,五百年前我还活着的时候,也听老人说过龙城里的小仙家的故事。”汪徵轻轻一笑,却也没问什么,而是关心起自己的工作内容来,赵云澜在一边看着,轻轻点了点头。

 

 

汪徵生活的年代虽然并没有真的很古老,却比现代有相对更完整的神话流传在她当年生活的村落,于是关于侠岚或者黑能量还有妖族的内容,大庆只是简单剔除掉了一部分民间传说扭曲的部分,就差不多纠正好了她的认知,这要是一个现代人类——呵,评书话本里各种真真假假他们都分不清呢,没法交流。

 

 

 

汪徵入职的第五天,特调处有了海星鉴发来的工作任务,海星鉴阔气的很,鹰隼传讯,一声嘹亮鸣叫挤破清晨的宁静,赵云澜半梦半醒的打开窗伸手正正好接住投下来的竹管,打开瞅了一眼,新任务。

 

“走啦大庆,别吃了。”拽住恋恋不舍还在往嘴里填鱼干的大庆,两个人出门直奔龙城书院,这龙城书院吧,说大不大,倒也算是整个龙城的文明摇篮,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几个小妖误打误撞又惹了麻烦,过来善个后。

 

其实这个年代流行科学,龙城也多了几家大学之类的东西,不过在龙城人心目中,还是唯独这龙城书院才是龙城人精神的家园,出了点小事围观的人却不少,赵云澜带着大庆挤进人群的时候,三个小妖还在人群的围观里可劲戏耍扑腾,不时惹得人群发笑。

 

“……一个刺猬精两个不成道的小妖,我们特调处是幼儿园吗。”说归这么说,他还是蹲下从兜里掏出两块小饼干,三个半人半兽在草地上滚成一团的小家伙瞬间就扑了过来,一人一块吃的那叫一个开心。

 

 

“……乖,别在这儿玩了,你们怎么跑到这里的?”赵云澜看着一团童真的三只小妖,内心也挺无奈的,他把那个刺猬小男孩抱起来的时候,还得小心不被他头发上的刺扎到,另外俩毛绒绒尖耳朵一下看不出物种的小东西,就被大庆一手一个了。

 

龙城人与妖共居,两不相干,这画面还是有不少年轻人凑上来拍照,看了看跟着网上信息赶来凑热闹的人类几乎堵了龙城大学的门,赵云澜一回头准备绕道。

 

“诶大庆,这龙城书院历史悠久,有没有什么暗道之类的,咱们还是溜出去算了。”

 

“有是有,不过得进书院里头。”大庆想了想,这个龙城书院其实他也住过几年,结构不复杂,只是一晃一百多年没来了,也不知道翻修成了什么样。

 

书院里头依然保留着大量老实木的书架,近代的存世量大的典籍就那么在书架上塞得满满当当,远古的珍惜的书架上放的就是翻印本了,古往今来有名有姓的书基本都挺全乎,再往里走是教室,已经按照现代化改装过加装了中央空调,还是留存下了那股子近千年的老书院味道,还不到上课时间,少量的学生已经坐在那儿玩着手机占座,古老和时代完美融合在一体。

 

“额,我想想啊,这书院建于人族战乱年代,暗道其实真不少,能让我们直接出去的我想想……往这走吧。”

书院是那种老式的单层多进出的制式,他们在里头的院子里找到了一条还保留着的通道,说实话,两个大男人抱着小孩(妖)往地道里塞,还真有点像拐卖人口的,于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被拦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拦住他们的男人穿着十分现代化的西装,眉目温柔连呵斥都是从细声细语里强行咬的重音,赵云澜背对着他下意识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从怀里摸着自己的证件转过身来。“特调处办——”

 

“……案”他转身时清晨的阳光刚好照透了枝叶,不偏不倚的就有摇曳的光斑落在男人温润的眼睛里。这一眼,就勾走了赵云澜的心。

 

“我,我们这是,办案。”他牵着小刺猬妖的手想让他从自己身后出来,可这个小家伙一反刚才无忧无虑的欢脱,就是抱着赵云澜的腰躲在他身后不撒手。穿西装的男人侧脸看了一下,显然认出了这是一个妖物。

 

“既然如此,是我冒昧了。”他抿唇,湿润的唇是天然的樱红,嫩的像是一吻就会破,赵云澜看着他,只觉得自己脖子已经不听使唤,根本不会扭过头去,就是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他。

 

大概是被赵云澜看的有点不自在,男人略微偏头去看了一眼树,继而扯出笑容轻声细语的解释道。“我是沈巍,龙城大学的在职教授,来这边查阅一些典籍。”

 

 

“噢幸会幸会,哎我龙城的人民要是都像沈教授这样见义勇为,那一定是太平盛世了。”一得到这个机会,赵云澜将证件揣回自己兜里,转而掏出张名片递了上去。“特调处处长,我叫赵云澜。”

 

 

“那,我就不打扰了。”沈巍接了名片,单手推了一下细边的眼镜框,赵云澜感觉到他身后的小妖因为沈巍的目光一颤,但是沈巍转身之间已经走远了。

 

 

 

 

“龙城大学,调阅典籍。”赵云澜念叨着这个美人说过的话,扭过头去看一直愣在一边的大庆。“这话你信?”

 

大庆有点魂不守舍,摇了摇头,赵云澜也没觉得异常,拎着三个乱跑引起无关痛痒的小骚乱的三只小妖钻了地道,绕路回了特调处。

 

 

 

夜里,暂时安顿好了三个小家伙,大庆在楼上煮饭。

“虽说这人类和妖是和平共处的,但是你们妖族数量太少,有些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见到妖就跟逛动物园一样。”赵云澜摇摇头,从桌子上跳下来,汪徵坐在电脑前正在查阅相关的资料。

 

“赵处,这三只小家伙的来历还没查明,但是我会尽快给他们找到家的。”小姑娘话说的认真,赵云澜也看出来了,这个汪徵没什么心思,办事效率却是真不错。

 

“成,幼崽一般都有族群,一般不会这样单独跑出来,要么是贪玩,要么就是有什么隐情,你留心点。”

他嚼了一块小熊软糖,总觉得吃起来不够过瘾,于是撕开包装又往嘴里塞了两颗,叮嘱过汪徵之后又去看了一眼三个小孩状态还算不错,才安心上楼一个人坐在窗边无意识的虚咬着手指,心里自觉不自觉想的都是小楼树下日光微斜里的惊鸿一瞥,还真有点……乱人心曲。

 

 

“大庆,这个沈教授是个什么来头,我总觉得这仨小妖挺怕他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云澜搂着大庆还没忘了这事,大庆甩了甩尾巴,将身体压在赵云澜胸口窝成个团,蹭了两下表示不知道。

 

“我看这人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得查,必须得查。”

 

 

“哎呀,睡觉吧我的赵公子,人家兴许就是偶然路过。”猫形的大庆一般不爱出声,倒是架不住赵云澜念叨,“再说了,你招惹这人干什么,你没看见他掌心有一抹红吗。”

 

 

“你是说,他是个侠岚?”这话大庆本身是劝赵云澜闭嘴睡觉的,没想到赵云澜刷的又来了精神,直接坐了起来,连带着趴在胸口的胖猫都九十度垂直掉到了腿上。

“都说侠岚的体貌气质上就能看出天赋能力属性来,你看这沈教授温润如玉,得是个水做的吧。”

 

“哎别说,咱们特调处要是能招来个侠岚,以后是不就不用天天当保姆了。”

 

 

……

 

 

渴望睡眠的大庆忍无可忍,一爪子拍在赵云澜脸上,好在他还知道控制自己,用的是肉垫。

 

“你这死猫,算了,明天再跟你算账,睡了睡了,晚安。”

 

 

 

我知道,此后一年第五章该更新了……我会的!

下午去看了风语咒以后趁热乎想写个短篇,这一下手又……

我不是故意的!我爱大家!大家晚安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