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赵云澜失忆梗/此后一年(4)穿越开启

剧情接3,开启穿越,小澜孩一行人在山里遭遇雷暴,磁场紊乱中,被送进了书里三千多年前的世界。遇见的是原著里三千多年前还没丢铃铛损元神,全盛时期的猫妖大庆。

计划是让原著兄弟俩打个酱油。还会穿回去的大家不要担心!小澜孩跨越时空,夜尊大庆还在原地呢!会回去相聚的!

预警:赵云澜失忆,夜尊性格大变,沈巍没了。

ALL澜-夜澜/庆澜。

私设是将38视为结局,夜尊和赵云澜活下来。

第一章一万两千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eeffbf1

第二章两千八百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f09a284

第三章三千四百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f0ed05b

 

三千五百年前看星星的黑猫上线。

 当剧版小澜孩穿入书版古代世界。

 还会回去的!

 

 

 

“呼。这地儿……”赵云澜看得有点愣,这地儿乍看上去跟海星的历史时期差不多,但是仔细一琢磨,又完全不像他认知里的海星历史。

 

“这啥?皇帝?这都是什么东西。”他们来这儿已经三天了,这三天里,基本弄明白了这个时代的一些问题之后,他们扫荡了卖书铺子,白天寻找野火的踪迹和回去的办法,夜里在他们如今的临时住处埋头补习。

 

“呵,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个神似大庆的少年人侧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听着赵云澜的惊叹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虽然你长得和昆仑很像,可是我闻得出来,你不是昆仑。”

 

“得了吧,你还不是我的大庆呢。”赵云澜一把揉乱了少年人的长发,换来一个标准的属于猫的不满表情,这倒是挺大庆的。祝红坐在一边翻着另一本,脸色也是越来越不好。

 

“不只是亚兽族应该有的栖息地都不在了,这个世界好像……根本就没有亚兽族。”

 

“哎小姐,早就跟你说过了不是,这世界上除了人族和鬼族,只有我们妖族明白吗,妖族。”猫妖大庆十分不屑的摊在对他而言有些过大的雕花木椅里,顺手抓了桌上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我说你明明是条蛇,身上流的却不是妖血,你到底是个什么新品种。”

 

这话要是他们的大庆说的,都不用祝红,赵云澜就得拍他,可这个大庆不是他们的大庆,世界也不是他们的世界。

 

关于平行宇宙和三千大千世界里不同可能性的文章赵云澜大学的时候多少也看过一些,从那天他们正在西南山区的山上探查野火的踪迹被一阵怪异的雷暴袭击开始,醒来后他们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身边除了祝红,就只剩下这个完全陌生的大庆。

 

“唉我说红姐,你觉得他们是也掉进了这个世界,还是还在原来的世界啊。”赵云澜决定将现在发生的事定义为平行宇宙,当然如果这是场梦那就更好了,这家伙说到底还是心大,在他发现了这个大庆虽然嫌弃他不是昆仑,却相当舍得给他们花钱之后,他还挺好意思的。“要是都掉进不同的空间,那就热闹了。”

 

 

“虽然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但是必须告诉你们的是,那个天旋——好吧你们说的虫洞——三千多年前我就见过一次,而且再过三千来年还会再有。”比起祝红的神色凝重,作为这个世界原住民的猫妖大庆显然没什么精神压力。“小蛇啊,你要是安心修炼,说不定不止能活到那时候,还能机缘造化,结个仙缘什么的。”

 

“什么仙啊妖啊的我一点都不关心,真说这些的话,我还是亚兽族天选大族长呢。”祝红这三天里倒是已经差不多弄明白了这个猫妖口中的仙妖体系,天生的凡物一旦有机缘可以入修,就有成妖和成仙两条路可以走,就算先成了妖,若是积累功德,未来也有位列仙班的可能。虽然祝红没明白仙是什么,但是层级体系在动物的世界,天生就不需要花心思去理解。

 

 

“唉,当年我们妖族,也有过一位天选的大族长啊……”不知是否是想起了蚩尤额上鲜血的味道,这个妖族的大庆总算三天来第一次收起了张狂的作派,背靠着椅子透过镂空的木窗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选的大族长。”

 

他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次。

 

 

 

赵云澜在随便洗劫回来的一堆书里找到了乐子,虽然这个世界没有星督局和海星鉴的管理,却有衙门和冥府这些他从没听说过的东西,之前嫌这个猫妖的藏书晦涩难明,洗劫了好些当代话本之后咂摸出点意思,现在他正在翻这栋宅子原本的藏书,里头许多艰深晦涩的东西看多了逐渐能看出点东西。

 

“也就是说,上有仙界,下有十殿阎王,中间才是人间?”他正在看一本关于冥界的册子,一边看一边结合自己买来的话本,猫妖大庆正看着窗外出神,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点点头,又飞快的摇头。

“十殿阎王说穿了也就是套管理班子,至于仙界,那只是你们人族想出来的。”他皱了下眉,似乎是犹豫要不要说下去,“所谓的仙,都是上应天下承地,是大悲心的有情人,跟人族评书话本里那些整天飘着的不是一回事。”

 

成吧。赵云澜没听懂,不过想想这个世界和他其实没有那么大关系,将就听听也就过去了。

 

 

“诶,小猫,你为什么不成仙?”

反而是祝红抓住了话里的茬口,“照你的意思你都修行了几千年,还有一段怎么说来着,千载难求的大仙缘,还做什么妖?”

 

 

话一入耳,猫妖大庆的脸色就明显的变了,这么丰富的表情在他们熟悉的大庆脸上可不常出现,“成仙有什么好,小爷我就当个妖活得最自在。”最终,他憋出了这么一句。祝红开着亚兽族的灵视,本是跟大庆调查山区时启用的亚兽异能,意外带来了这个世界后,竟能看见万物都笼罩着各自的光体。

在这地方转悠了几天也渐渐看明白了每种光代表什么意思,她看自己和赵云澜,看见一团模糊的雾,看凡人,看见因果两色纠缠交织,看妖,看见兽性欲念与功德缠身。

这猫虽然嚣张了点,身上是真有深厚一层白光,不同于人,也不同于这些日子来见过的其它小妖,那就是至纯至净的光,若这是所谓仙光,只怕他想成道也只是一念之间。

 

 

一声清脆的响铃打断了大宅里的平静,那是精巧的机关线,从正门一直延伸过整个院子,连着系在窗边几个小小的铃铛。原本摊在椅子里像一团快要融化于夏天的猫的少年迅速跳了下去,片刻之间,已经穿过了院子。

 

“走,跟着去看看。”赵云澜和祝红交换了个眼神,两个人放下手里的书从小门出来,不紧不慢从柳绿花红疏影横斜的院里过去,正门前,大庆已经开了门,一个中年汉子站在门外,不知在苦苦哀求什么。

 

“小仙爷,您可一定救救俺们兄弟几个啊。”这汉子脸上有着庄户人家的朴实和粗犷,一身泥土色的衣裳零散打了几个补丁,他看见大庆皱眉心中一急,就想去抓大庆的手,猫妖极其灵活的退了一步,这汉子眼看就要哭了,竟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俺知道从令主走了以后您就不出山了,可是,俺求您了,救救俺们这些可怜人吧。”

 

 

“相识一场,我不瞒你什么,我是个妖,你这么叫我是折我。”大庆并非无动于衷,却还是做出了拒绝的姿态。“其次,令主二十年前告诉过你们,不要动那笔银子,你们的如今诸多事都是前尘因果,不是我应该干涉的。”

那汉子还欲哭嚎,却见大庆已经变了脸色,忽然有些畏惧一般,猛地磕了个头转身就夺门而去。

 

 

“这走了的令主,是个什么来头啊?”

赵云澜倚在树后看完了全场,比起有人上门求助,他倒是更敏锐的听见了令主这两个字。

在原本的世界,他是代代相传的镇魂令主,拥有的是一纸海星和地星和平的万年之约,于是地星人尊他一声令主,对这个名头他虽然不在意,却也敏锐。如果这个世界也有类似的和平条约,是不是也发生过什么大战呢。

 

“……我主人。”大庆的脸更黑了。“走了就是走了,就是过世了。还管什么前尘往事。”

 

“诶,这么个走了。那你们这个镇魂令,不代代相传吗?”

随着赵云澜猛地将镇魂令几个字抛出来,猫妖瘦弱的身子明显僵硬的在七月伏天的艳阳下抖了一抖。“你果然知道……算了。镇魂令下一次传世的时候还不到,令主之位空着呢。”

 

“那这镇魂令,现在是在你手里吗?”这话要是换了别人,估计已经被大庆拎着领子扔去阴曹地府喝黄泉水了,可是这个长着昆仑脸的男人这么问,他实在戒备不起来。

“镇魂令只在令主现世的时候才是镇魂令,其他时候你就当他不存在就好了。”

 

“所以下一个镇魂令主就是你的新主人?”赵云澜这么问的时候,大庆已经直接变成了猫跳到院里的大槐树上去了,出于对另一个世界大庆行为模式的熟悉,赵云澜直觉的知道这是默认和不想说下去的意思。

 

 

“那这么说来,还是我的大庆好啊,一万年前前后后,就我一个主人。”对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和猫,你都没法干涉太多。

赵云澜顺手揽住了祝红的肩膀,两个人又回之前看书的那个幽静书房去了。

“走啦走啦,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研究怎么回自己的世界去。我想我的大庆了。”

 

 

趴在树上的猫妖从叶片斑驳的缝隙间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转身跳下树翻了院墙出去。它嗅了嗅空气里留下的味道,竟是冲着那个汉子离开的方向去了。

说到底,他还是想去看一眼。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