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赵云澜失忆梗/此后一年(3)3.4k

预警:赵云澜失忆,夜尊性格大变,沈巍没了。

ALL澜-夜澜/庆澜。

私设是将38视为结局,夜尊和赵云澜活下来。

第一章一万两千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eeffbf1

第二章两千八百字,传送:

http://lusi97.lofter.com/post/425d2d_ef09a284

 

本章3.4k,祝大家食用愉快。

 

和他们担心的一样,第二天夜里,野火彻底失去了消息。

 

“woc,最后有信号的地点在西南山区?”赵云澜从被窝里整个人翻下来,虽说被折腾的不轻,但是踏踏实实睡了一天的特调处长显然是整个特调处在凌晨两点半最精力充沛的人了。

 

“祝红,叫上小郭老楚特调处集合,咱们去追野火。”他一边穿衣服,一边给祝红电话,而大庆在收拾他们要带的几样对付地星人的东西的同时,愣是没忘在背包里塞上几盒速热食品和巧克力。

 

“哎呀死猫,你还有心情管这些。”

 

 

他们风风火火的出门,下楼,在奔向停车场的路上见到了不久前白天还见过的那辆造型风骚的纯白色兰博基尼。

 

车主穿着一身白色的燕尾西装,撑着手杖站在车边看着天空出神,从他车上微湿的露水痕迹看来,显然已经站了很久。

 

“沈教授,这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哦,我在看天象。”露水湿了发丝,夜尊靠着自己的车从眼睛里的余光瞥了一眼赵云澜,视线始终都没离开那片星空。“有些星星很久才会出现一次,我算着它该回来了,就想看看它。”

他们显然忽略了龙城大学的教授为什么会在他们的住宅区看星星,赵云澜哦了一声,没更多话。

 

“天象?”大庆抬头看了看天空,的确,星移斗转中似乎有一颗微弱的红星再一次进入了海星的视野之内。“你不会是在看流火灼辰吧,这颗星星虽然好看,除了孤独却没什么意义。”

夜尊微微一点头,夜里的风从他发丝间掠过,或多或少有一丝落寞的味道。

 

“流火灼辰,名字倒是不错。先不管了,祝红还等我们呢。”赵云澜的红色越野就停在隔一个车位的地方,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拉着大庆的手腕就要走。

 

 

 

 

为了能让特调处全员挤在一辆车上,赵云澜开车,楚恕之副驾,小郭丛波祝红在后面,大庆变成猫趴在祝红腿上。

 

“我能追踪到的最后信号就是山区了,不过别太担心,可能就是山里没有信号……”丛波拿着一块以前林静做的手持信号仪,上面聚集在一起的光点代表了特调处的每个人。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吗。”赵云澜一边开车,一边不满的念叨着。“就希望如你所言,他是忘了说一声吧。”

 

 

进山的路还算顺利,盘山公路近几年刚刚翻修过,出了龙城真正上了山路的时候,已经将近破晓,日头在山边上透出蒙蒙的亮。一路无言,倒是大庆塞在包里的自热食品被几个人翻了出来,赵云澜一边开车,一边旧闻着自热牛油小火锅的味道呼呼往鼻子里钻,丛波倒是也会开车,这家伙入职跟打了鸡血一样熬了一天一夜,就车上这会才刚合眼,其他人楚恕之打架是把好手,驾照他就没有了,小郭大庆祝红更是个把个的没摸过方向盘,他把驾驶室的车窗开了条缝,呼吸一口远山的清新空气。

 

“我说你们有点良心,我这昨天的晚上都没吃上饭的人,通宵开车,还得听你们吃,你们良心不疼吗。”

 

 

 

“副处不是每天都给你做饭吗。”只有郭长城没反应过来,祝红原本一边喂小鱼干一边撸大庆的手都一顿,生生把大庆的毛给扯疼了。

 

“额,这个。”

 

 

 

这还用说吗。

昨晚两个人,哦不,一人一猫累的直接睡了,要不是担心赵云澜啥都没吃撑不住,大庆也不至于把自己压箱底的存粮都贡献了。

 

祝红翻了翻大庆的背包,把掉在最底下的巧克力撕开了掰下一块给赵云澜塞进嘴里。赵云澜咕噜了一句还是红姐好,又去问丛波他们是不是接近野火最后消失的地方了。

 

“从最后的定位来说,快到了,大概还得上了这座山。”

从他们开始吃,丛波就跟着醒了,捧着一盒番茄味的小火锅正在咬里面的宽粉,他单手端着火锅盒子,从包里摸出定位器看了一眼,“理论上我们快到了,可是这茫茫山区,怎么找啊。”

 

 

 

最终,红色越野车一个甩尾稳稳停在最后的信号点,赵云澜端着祝红热好的小火锅靠着车拿副筷子夹着往嘴里送,预先吃饱的几个人各自下车分散观察四周,这就是一片非常寻常的山区,连特殊能量感应都没有。

 

林静留下的黑能量探测仪,大庆的鼻子,祝红的亚兽族感应能力,在这里都没奏效。

 

“我这闻了半天,闻到的都是火锅味。”

 

“这周围连亚兽族的栖息地都没有。”

 

“林静这仪器我确定我修好了,什么异常都没有。”

 

 

 

“行,先别急,我们梳理一下。”赵云澜给自己夹了个丸子,招呼已经观察过周围整个山脉地形的楚恕之回来。“第一,野火以前救那个小子,是个人类吧。”

 

几个人回忆了一下当初见到野火的时候,应该的的确确就他一个地星人。“行,就先当那是个人类,咱们当初安置他们是送到了周围的城市,他们到这无人山区来干什么?”

 

“甭管人类还是什么,这无人山区,能有什么麻烦?”

 

 

赵云澜几个问题问出来,几个人面面相觑。

这片山区一直都是非常消停的地方,甚至连个什么消亡民族的古聚落都没有,亚兽族也没有相关的历史,至于和地星人有没有什么古老的渊源,楚恕之表示,反正我没听说过。

 

“人类能在山区遇见的麻烦无非就是迷路或者遇见了什么毒虫猛兽,”大庆想了想,连连摇头。“这些都不是能难倒野火哥的事情啊。”

 

祝红打开手机在周围走了走,信号的确不好,她又拿出丛波给他们的联络器,信号是满的。

 

“丛波,你知不知道联络器的信号什么情况下才会突然消失。”这些联络器也是当初林静留下的,只不过作为外援的丛波早就接管了其中大部分,这些联络器他们已经用了一个多月,是丛波从各种奇奇怪怪的发明里精挑细选出来好用的几样之一。

 

“这个嘛,一般来说,没电了或者坏了,以及陷入了什么奇怪的磁场干扰。”

丛波虽然不是科研类的技术宅,曾经和林静接触的小半年里倒是已经弄明白了这个家伙的思路,接管这些东西也算得心应手。“最近发生过什么干扰磁场的事吗,地震,海啸,天文现象?”

 

祝红连上了网络查着最近各个地区的气象实况,山区这段时间都没下过雨,更别说风暴之类的能干扰磁场的大事。

 

 

“说起来天文现象,昨晚那个沈教授不是还在看星星吗。”

反应最快的还是赵云澜,他这句沈教授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僵。

 

“哎我说,这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为什么只要我一提沈教授这三个字,你们就这个表情,就那个沈夜,到底怎么回事,有情债还是有案底,给我个痛快。”

对于这个龙城大学的沈夜教授,祝红见了祝红不正常,大庆见了大庆失控,就连提起来这些人都表情不对,赵云澜是不打算追究自己失忆之后这些人到底瞒着什么,但是这么来来去去,还真把他好奇心勾起来了。

 

“我说老赵,你现在都……”祝红带着一丝舍身为苍生般的气势上去扯住赵云澜的领子,但是显然她的手是在抖的,她抬起头看着赵云澜的眼睛,完全忽视这个男人嘴角的酱料和被她吓掉的小丸子。“你都跟大庆……了,就别朝三暮四了,这个沈教授是长得好看,可咱做人不能这样啊。”

 

 

???

 

小澜孩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了一串问号,但是为了不让他追问沈教授,整个特调处出奇的上下一心,就连老楚都一手搂着长城的肩膀帮了句腔。

“就是,咱们特调处可是最讲究情感专一的。”

 

 

 

……

 

 

成,赵云澜表示我服了你们。

 

“不是,我说的是,昨晚我和大庆遇见那个沈夜在看星星,大庆你说他看的是个什么来着?反正那星星我从来没听说过。”赵云澜努力把话题拉了回来,特调处上上下下瞒着他一些事,他失忆醒来没多久就知道了,其实天底下没有包得住火的纸,只是每每他动了查探的心念都会头痛欲裂,心里就会有一个遥远但是熟悉的声音出现。

“赵云澜,你要记住,一切都是你自愿忘记的,不要追索。”

 

说不好奇是假的,说怕了头疼也是假的,偏偏只要这个声音在灵魂里浮现,他就仿佛回归到了平安之境,只觉得自己已经无所欲求,只希望这个声音能够再多停留片刻。

 

 

“星星?对了,四叔说过,有一颗很古老的星星会在最近这一百年再次经过海星,这个记载还是浮游的后人留下的呢。”祝红的反应更快一点,她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在亚兽族的大宅里看过的书籍,其中一本是关于天象的,亚兽族的书卷都是书写抄传,其中有很多地方是空页,她问四叔的时候,四叔说有些星辰运行的轨迹比他们一族的生命还要漫长,以至于一代人做出猜想,要再过几代人才能将下一页补上。

 

她看向大庆,大庆轻轻点头。“一万年前,我和浮游一起在山坡上看过这颗星星,大约三千三百年,它就会出现一次。”

 

 

 

目前既然也没有更多的线索,大庆和祝红就利用起了亚兽族天生亲近自然的天赋,两个人背对着彼此闭上眼睛,脊柱相抵后从丹田发声低唱出几句咒语,全靠着直觉的指引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

“这俩人,闭着眼睛走路的?”

丛波有点惊奇,其他人多少见过几次亚兽族秘法,都没说什么。

 

 

眼看着大庆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祝红不知何时上了更高的一块山崖,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赵云澜给楚恕之打了个眼色,楚恕之绷紧了神经,做好了及时用傀儡线接住大庆的准备。

 

两个人都在与危险咫尺之间的距离停下了。

 

 

“三千五百年前。”

 

两个人睁开眼,说出了同一句话。

 

“他们被流星带回了三千五百年前。”

待续。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