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赵云澜失忆梗/此后一年(1)12k

解释:

这篇文是结局出来前已经写了12K的,看到结局我觉得我废了,但是想到最后,我还是想写完他。

先发已经写好的这部分出来,后面的随着想随着继续吧。

预警:赵云澜失忆,夜尊性格大变,沈巍没了。

ALL澜-夜澜/庆澜。

私设是将38视为结局,夜尊和赵云澜活下来。

 

前情提要:

接38集,沈巍替澜澜挡下致命一击的同时,夜尊的能量触发了兄弟之间的血脉相连,哥哥的情感和记忆流入了夜尊的身体……

一年后,龙城的一切都恢复了曾经的样子。

 

 

“这个龙城大学,我怎么感觉挺熟悉的啊,以前不会来这儿办过案吧。”

一辆红色越野停在龙城大学门口,赵云澜随手将车钥匙揣进口袋,一边走,一边问跟在身后的大庆,大庆转身看了一眼祝红,两个人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诶我说你们,从我失忆了,就总觉得你们瞒了我不少事情啊。”赵云澜伸手指了指大庆,一副死猫你又不想吃小鱼干了的表情。

 

“哎呀,好啦好啦,龙城大学是咱们龙城的文明摇篮,你怎么可能没来过。”祝红一把抱住赵云澜的胳膊,拉着他避开了主教学楼,匆匆向案件现场走去。

“好好好,我就让你们瞒着我,昂,你们就看着作吧。”赵云澜摸了摸女孩的头发,还是决定工作为主,三个人一起走向了案发现场。

 

警务人员早就拉好了警戒线,周围一些看热闹的学生看到特调处处长赵云澜,都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眼神。“赵云澜,他们怎么来了,难道我们龙城又……”“这才刚消停了一年……”

这些窃窃私语离得很远,大庆动了动耳朵,还是都听见了。

 

“特调处办案,我是特调处长,赵云澜。”赵云澜出示了一下证件,自从他失忆醒来,结束修养重回特调处,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海星鉴的人对他都毕恭毕敬了不少,而且似乎不用他像以前那样自我介绍了。

用大庆的话说,这都是因为他失忆前喝醉了脱光在龙城裸奔,才搞得人人都认识他。这话,赵云澜自然是不信的。

 

但是好处是,海星鉴的人飞快的将这里让给了赵云澜。

对此,赵云澜觉得,虽然大庆和祝红坚决不告诉他一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是至少,还是有些好处的。

 

“哟,这下手……可是挺狠的啊。”

被吸干了生命能量的被害者仰躺在草地上,出于人道主义,海星鉴的人早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盖上了黑布,赵云澜在旁边蹲下,掀开黑布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又盖了回去。

“听说从我失忆,地星人也跟着销声匿迹了多半年,最近又怎么了这是。”

赵云澜站起来,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他站在草地上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雾吐在了空气里,晴空之下,游丝缭绕。

 

“我说赵云澜,你以前都不抽烟的。”祝红显得有些看不下去,一把夺过赵云澜手中的烟,而赵云澜做了个摊手投向的姿势。“哎呀红姐,我在家不抽就行了,这办案时间,你还管我呢。”

 

“你知不知道你一年前伤的有多重。”祝红又红了眼眶,转身跑开了。

 

还站在原地的大庆有点尴尬的笑了笑。“你看,红姐也是担心你嘛。”

“我说咱们真的得再招几个人了,这人手,不够用啊。”赵云澜也不和他们计较,一个人蹲下开始拍照取证,自从林静那小子辞职回去做什么科研人员,整个特调处的人手就显得缺了点。

 

“我说,真不能把林静那小子招回来啦,”赵云澜这儿可没有什么人走茶凉,真心当兄弟的人他总是放在心里念着的,他虽然不记得为什么放走了林静,但是大庆拿给他的那张一年多前的调令倒是货真价实他自己亲手签发的。

“想什么呢,人家现在调去了外省过的自在着呢。”大庆有一点不自然,倒是不假思索的怼了回去。“再说了,就冲你天天扣人家奖金的作派,给我们好好发薪水才是正经事。”

 

“行,长能耐了啊死猫。”话茬就这么切了过去,拍完照片之后将散落的几件证物封存做了记录,打算再走访一下受害者的老师和同学就打道回府。

“我说,就没有什么目击者之类的吗。”

 

“这案子发生在半夜里,哪有什么目击者,最早报案的是历史2班的班长,他来学校晨跑的时候发现的受害者。”大庆翻了翻从海星鉴那里拿来的资料,摇了摇头。“就算半夜那个时候碰巧有目击者,这个人现在也没主动出现。”

 

“行吧,那我们就去见见这个历史2班的班长。”

 

 

 

 

 

“所以说,两千三百年前的工业革命极大程度的促成了我们现如今的科技和文化爆炸,在这样一个充满变化与新生的时代,我们之所以仍然要学习历史,就是为了从历史中萃取每一个时代的精神,进而给当今的生命以升华。”

讲台上,一个脑后扎了一缕发揪的老师正背对着学生刷刷写着粉笔字,这是龙城大学的一门选修课,但是学生却坐了相当多,整个教室满满当当,几乎没有空着的地方。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赵云澜轻轻用手敲了一下门板,尽可能不打断课堂秩序的直截了当开口。“我想请李大鹏同学出来一下,有些事情需要他的配合,其他人,你们继续。”

 

 

一个有些微胖的男孩应声站起,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书本,出门前甚至对着老师鞠了个躬,赵云澜在门口等他,看到这一幕暗想,这老师看起来还挺受欢迎啊,也只是一闪念。

“走,我们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

 

暂时借用了一间没有老师的办公室,特调处长坐在对面的桌子上看着有些局促的学生,慢条斯理的又叼了一根烟,从身体好了以后,他就总是按耐不住在嘴里叼点什么的欲望,直到有一天他给自己买了一包烟。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碰巧看到……就报警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李大鹏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男孩,赵云澜做完笔录看了一眼大庆,刚刚从外面进来的男人配合的摇了摇头。“那成,你先回去吧,谢谢你的配合。”

 

赵云澜一笑,目送着李大鹏出去,才把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呼,这龙城,又要变天了啊。”

 

“别想那么多,天塌下来,我们特调处顶着呢。”大庆拍了拍赵云澜,自己也转身出去了,赵云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总觉得就连这个地方,都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这死猫,八成又去买大学旁边小摊上的炸鱼干了。”

 

赵云澜回来时,就连一贯老实巴交的看门人老李都已经离开了,他当时随口问了大庆,大庆说老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被接回去颐养天年了。

没有人炸小鱼干的大庆这几年被老李喂叼了嘴,据这只肥猫自己说,全龙城就数龙城大学旁边的这家得了老李真传,有三四分让他有食欲的味道。

 

“这死猫。”赵云澜抽完烟从桌子上下来,正准备离开不想有人先推门进来,一张带着少年气的男人面容出现在他的眼前,微乱的自然卷刘海还有脑后的一缕发揪,配上纯白的礼服式西装,显得相当正式。“诶,你就是刚才那个……”赵云澜显然认出了这个背影,对方看见赵云澜,原本挂着笑容的脸上也是微微一僵,被赵云澜理解为了看到陌生人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正常反应。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轻轻一笑。

“嘿呀,还没自我介绍,特调处赵云澜,刚才看你这办公室空着,借来问你那个学生几个问题,要是冒犯你了,真不好意思啊。”

 

“怎么会。”这位历史教授显然不是什么热衷于客套的人物,他勉强给了赵云澜一个还算友善的表情,并且一侧身做了一个请出去的手势。“您忙您的,一点都不打扰我。”

 

 

“成,多有得罪。”对这些知识分子赵云澜本就不感什么兴趣,出于礼貌说了一句客套话,赵处长转身出门下楼,正在楼梯口,看见仿佛被什么摄走了魂魄一般发愣的祝红。

“祝红?红姐?”

 

赵云澜伸手在女人的眼前挥了挥,对方才终于反应过来“刚才那个教授……不,没什么。”她几乎是急切的拉住了赵云澜的袖子,扯着他离开了龙城大学。

 

 

 

夜,特调处灯火通明。

 

“虽说就咱们五个人了,特调处还是要热热闹闹的。”

大庆眼前放了一大盒新买的小鱼干,他回来后换了一件黑色的polo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这盒小鱼干发呆。

郭长城和楚恕之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们两个今天一起抓了一个地星人,因为缺乏成系统的监管,暂时送进了海星鉴的临时监狱里。

“地星人。果然是地星人。”

 

一面吃饭,一面说了今天的事情,楚恕之也明显的皱了一下眉。“下次龙城大学的案子我和长城去。”

 

 

 

 

赵云澜抬头看了他一眼,“哟老楚,怎么以前没看出你有为我分忧的心思啊。”

 

楚恕之当然没有表情,他非常自然的低着头,从赵云澜面前的盘子里给郭长城夹了一块排骨,在祝红倒吸一口气的背景音下,揉了揉男孩毛乎乎的脑袋,以一个近乎宠溺的声音说。“乖,多吃点。”

 

 

……很好,特调处真是变天了。

 

 

 

 

 

能量抽取案远远还不到结束的时候,第三天一大早,赵云澜才刚起床,就接到海星鉴的电话报告龙城大学发现了第二个一模一样的受害者。

 

大庆抱着早餐刚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看见赵云澜把睡衣扔在特调处大厅的沙发上,正赤裸着上身风风火火的换衣服。

“我说老赵,就算咱们现在住在这儿,也要讲究点风化……”一大早,祝红和楚恕之他们还没来上班,赵云澜平时会在二楼自己办公室连接的卧室里收拾好自己,而今天显然是个意外,这货还没睡醒就已经被海星鉴的电话炸了下来。

 

“哎呀,还吃什么早餐,走走走,去现场出外勤。”

就他们两个人,大庆把早餐盒抱在怀里还穿着晨跑的薄T恤就风风火火跟着赵云澜往外跑,出了门正准备上车才想起了什么,没人留守的特调处总是感觉少了点安心,他回来锁了门,又把钥匙揣回口袋里。“走花园路,这个时间那边应该不堵车。”

 

唉,想想以前有人实时监测路况,大庆也觉得,是时候招个技术人员了。“我说老赵,反正我们现在人手也不过,不如,把丛波招进来吧。”

 

“你这死猫也有想正经事的时候,不容易。”

 

 

 

大庆把自己咬了一口的肉包子塞进正在开车的赵云澜嘴里,后者咬了一嘴油之后分外嫌弃的自己伸舌头舔了,同时皱眉看着前面的路况。“唉我说死猫,咱们上次见丛波的时候他说什么来着,还有个人叫什么……野火?”

 

“嗯。野火哥,之前在地下拳场案时候认识的。”

大庆又往嘴里送了一只包子,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野火哥挺不错的,不过咱们的战斗力还可以,现在缺的就是技术人员和后勤。”……还有看门的,但是这句话,大庆没说出来,想起以前那些酥脆金黄的小鱼干,他不由别过脸,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诶我说老赵,你这开的也太快了。”

 

 

 

两个人到达龙城大学时,学生上学的高峰时间还没到,稀稀拉拉只有几个人。

 

“嗨,赵处长。”一个穿着绿色短袖,抱着书本的长发女孩老远看见了他们,她冲他们招手,然后跑了过来。

“好久不见啊。”

 

“让我想想,你是那个,”赵云澜在大庆拿给自己的关于自己忘记的事情的资料里见过这张脸,他飞快的回忆着,然后一拍这个姑娘的肩膀。“好久不见啊,李茜同学,怎么,终于回来继续学业了。”

 

在赵云澜看到的资料里,这个女孩因为自己的奶奶受到地星人的伤害一蹶不振,不得不退学在家修养,现在看到她重新出现在校园,赵云澜还是十分欣慰的。

李茜对于赵云澜的态度显然楞了一下,然后她看到一边大庆的表情飞快的反应过来。“哦,对,我受邀回来顶……我以前老师的缺,现在是生物工程的讲师。”

 

“现在已经是讲师啦,真不错,想想也对,这都过去两三年了吧。”

 

“不过这生物工程,我听着还真挺亲切的,要不,什么时候有空我去旁听一下?”赵云澜说的随意,李茜的神情却是越来越不自然了。“不,不好意思赵处长,我还要备课……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转身跑了。

 

 

 

赵云澜满脑子问号。

 

“这,这怎么回事啊。”从来不怀疑自己对女性吸引力的赵云澜头一次怀疑,是不是自己太不会聊天了才把这么个美人给吓跑的,然后就被大庆拍了一爪子。

“还不是你当年太凶,吓着人家了。”

 

 

“行了行了,先办正事吧。”

这一次外勤的人更少,海星鉴的几个工作人员还是昨天的,他们轻车熟路跟赵云澜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撤一边去了。

处理方法和上次差不多,查看然后拍照,收集周围的残留物,然后走访一下受害者的同学,因为今天事情发生的早。还没到上课的时间,赵云澜琢磨了一下就拉住了大庆。“走走走,我们收拾一下今儿听课去。”

 

 

 

“听课?听什么课唉你等一下。”

 

 

 

 

“历史课?”这次来的教室和上次的不是同一个,这里上的是历史系的必修课,但和上次一样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教室这么早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占座了。

 

“看来,龙城大学的历史氛围非常浓郁啊。”赵云澜和大庆挑着后排找了个地方坐下,双手交叠在脑后舒舒服服往后一靠,随意的感慨了一句。

 

“诶,自从沈教授来了之后,我们龙城历史系已经是国内第一流的教学水平了,好多其他大学的老师都从外地过来学习呢。”坐在两个人前排的女生大概是听到了赵云澜的声音,回过头不无骄傲的介绍到。

 

“沈教授?哪个沈教授。”大庆脸色已经是这两天第不知道多少次不对了,对面的女生却是很骄傲的样子,友善带着一种奇异的向往解释道“原来你们不知道啊,那你们可一定别走,好好听听我们沈夜教授的课啊。”

 

 

 

还没到上课时间,昨天他们在另一间教室里见过的那个扎着短发的男人又一次站在了讲台上了,他在走进教室时就看见了后排的赵云澜,但是龙城大学一贯不拒绝外界旁听,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而是坐在那里安静的开始调整投影屏设置今天要用的资料教案。

 

大庆已经惊讶的瞪大了眼镜。

 

“诶死猫,你咋了,认识?”大庆的表情赵云澜还是看得懂的,他关心了一下自己猫,后者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什么都不肯说,赵云澜无奈。“你不会是哪天撒欢偷了人家的小鱼干吧,看你做贼心虚的小样。”

 

 

大庆不肯说,赵云澜也不会强问,毕竟大庆不说的东西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也不少了。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事,但是赵云澜直觉的知道,都和自己失忆有关系。

算了,至少我的猫不会害我。

 

 

这位沈夜教授的课为什么有这么多年轻男女来听也不奇怪了,先不说这位教授自身那种成熟和少年气并存的矛盾气质,单看那慢条斯理的腔调和脸,就让赵云澜看得有点蠢蠢欲动。

 

在失忆之前,他交过女朋友,也和几个好看的男孩睡过,除了自己的猫属于窝边草一直没碰,在性上他其实百无禁忌。

 

“哟,这个历史教授,确实有股子招人的味道。”随着赵云澜从兜里摸出烟叼在嘴里这么感慨,大庆已经近乎绝望的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赵云澜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还在旁边,大庆可能已经挠墙之类的了。

 

 

“这位同学,请你不要抽烟。”赵云澜刚只是叼在嘴里,就已经被正在授课的男人用粉笔头扔了个正着,他这显然也是习惯性动作,而赵云澜条件反射的一伸手,将小半截粉笔抓了在自己手心里,回给对方一个微笑。

 

“没抽,当然不抽。”他将嘴里的烟吐了出来,带着一丝唾液的湿润塞回了烟盒里,这一系列动作的同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讲台上的男人,明显的看见对方愣了一下,喉头紧缩。

 

他在嗓子里闷了一声笑,然后靠回椅背上,给了这个老师一个暧昧的微笑。

对方偏过头缓了一下,恢复到寻常的状态继续讲完了课。

 

课后,赵云澜留在原地没动,学生们渐渐走光后,他才站起来,一步一步踏着台阶往下走向自己面前的老师。“你好,特调处长赵云澜。”

 

“我是沈夜。”赵云澜这时才发现他一直握着手杖,沈夜弯下身握住赵云澜伸出的手,低下头轻轻一吻。“其实,我真正的名字是夜尊。”

 

 

“果然是你。”大庆的毛都要炸了,一把拽住对方的领子怒目而视。“你怎么回来了,你究竟想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一个,”夜尊非常迅速的松开了赵云澜的手,面对大庆的恼怒巍然不动。“教书先生。”

 

他的嗓音低沉,被这个男人的唇碰到手背皮肤的一瞬间,赵云澜听着只觉得自己的脊椎都酥了一下,电流一般的感觉,像是情人在床畔的呢喃那样撩动他的神经,再加上大庆的反应,他简直怀疑自己失忆前是不是招惹过这个男人,搞不好还上过床……

 

这个想法有点危险,以至于他不得不赶紧调停两个人纠纷。“死猫你等等,怎么回事。”

 

“没什么,我猜这大概是误会。”大庆还没缓过气来,夜尊已经整理好了自己被扯乱的衣领。“从我来这里就不断听说,我和这里以前一位老师的面容有几分相似,不过也只是相似罢了。”

 

大庆再没说什么,赵云澜心思一转,直接又坐了回去。“是这样,夜尊老师,沈老师,不管你叫什么,我想你已经发现这几天你的学生有两个遇害了。”

 

“两个?”夜尊眉头一挑。“的确,今天韩海也没来上课,这孩子平时都不会迟到的。他怎么了吗。”

 

“他就是最近的第二个受害者,现在如果海星鉴手脚慢,还在草地上躺着呢。”

赵云澜细细打量着夜尊的神色,对方似乎没有什么惊讶或者其他类似的情绪,反而隐约有一丝嘲讽的意味,不知为什么,这种处变不惊的冷静让赵云澜觉得有一丝深入骨髓的熟悉,他只觉得脑壳发紧,单手捂住自己的头猛地蹲了下去。

 

“赵云澜!”两个人同时出声,大庆连忙扶住蹲下的赵云澜,而站在正对面的夜尊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下意识伸出的手。

 

 

 

 

 

两天后,蹲守一天一夜的特调处在龙城大学抓捕了作案的凶手,一个逃窜上来的地星人——根据他的招供,只是饿坏了在寻找食物,至于什么都是历史系的同班同学,纯粹是巧合。

“真麻烦,这些地星危险份子我们连送回去的方法都没有。”地星消停了一阵子,又回到了原本混乱的状态,赵云澜用过几次联系地星摄政官的塔香,得到的答复是地星大乱,自顾不暇。

 

“不过既然是这样,案子解决了,就交给海星鉴统一处理吧,大庆,你押人回去,顺便把报告写了。”

 

“怎么又是我写啊,哎,老赵!”

 

赵云澜可不管大庆的呼唤,自己已经先走一步,还不忘十分欠揍的摆了摆手。“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你不听话我可扣你小鱼干了啊。”

 

“……这是个什么主子。”看着赵云澜的背影,大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拉着自己手中的囚犯转身回去了。“走走走,我带你到海星鉴去。”

 

 

 

 

 

“哟,沈教授。”赵云澜站在办公室里,桌前坐着的男人正在摆弄自己的手机,“嗯,赵处长,又大驾光临是有何贵干啊。”

 

“这不,我们抓到了犯人,来感谢一下你昨天提供的情报。”

赵云澜指的是夜尊叫回来了几个昨晚留下写作业的学生,几个学生隐约提到晚上校园里的人影的线索,让他们直接敲定了通宵蹲守。

 

“举手之劳,这些事情已经影响到了我的学生,我自然有责任参与进来。”

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位夜尊,赵云澜还是觉得叫他沈教授更为顺口,只是每次喊出这个名字,都会觉得心口有什么隐约抽了一下。

 

“嗯,只是不知为什么,我对沈教授,还真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

赵云澜的话换得沈夜笑颜如花的侧脸,他交叠双手撑在桌子上,颇为认真的看着赵云澜。“赵处长,我不是同性恋,别费心思了。”

 

那一点小心思被戳穿,赵云澜也不尴尬,非常礼貌的一摆手,拍下一张自己的名片转身就走。留下夜尊一个人坐在桌前,陷入了沉思。

 

 

 

 

 

 

 

 

 

 

Ps.七千字了,忽然想要插入一个讲解,也感恩所有已经看到这里的人,我爱你们。】

夜尊之所以来到龙城大学,大部分是因为前情中,他用自己的能量重伤哥哥的同时,因为骨子中的血脉相连产生了能量共振,哥哥的部分情感和意识流入了夜尊的身体。

他本质上还是那个夜尊,但是哥哥视角中的世界给他的心灵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来自哥哥的爱和善影响了他原本癫狂的状态,使得始终在这个世界上躁动不安的夜尊终于得到了他所渴求的安静,于是他用相似的身份来到曾经哥哥待过的地方,重新的观察和理解,沈巍眼中的世界……。

 

之所以让他教历史是因为,毕竟夜尊是真真正正醒着度过了一万年的时光,他应该是明白历史的孤寂和厚重的,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表达和抒发,也是一种让他打开心灵的通道。

 

关于赵云澜的失忆部分,是赵云澜忘记了关于沈巍出现后的大部分事情,沈巍这个人从他的记忆之中彻底消失了,但是看见那张和沈巍神似的脸,他还是,一见,如故。

 

 

 

 

 

 

 

 

 

太阳照常升起,特调处照常开工。

“我说,真要招那个什么龙城的揭秘者,还有野火来吗?”祝红穿着高跟鞋跟在赵云澜身后,手里拎着一袋包子,原本还趴在沙发上的大庆闻着味就爬了起来,“当然招了,不然我和老赵还得住在这里兼职后勤,招来个看门的我们就能回家住了啊。”

 

“就你话多。”似乎是‘我们’和‘回家住’这两个词刺痛了祝红心中的某一个点,赵云澜走在前面,大庆已经在讨好卖乖的跟祝红要吃的,一点没改一只猫的本性,也不知道是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漂泊了一万年的。

 

 

-一段回忆

“我花了一万年才找到我胸前这个铃铛的答案,当然要在主人身边陪伴他此生此世啊。”赵云澜失忆后的某一天,祝红和大庆曾经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如此长谈,一万年,只有几百岁的祝红想象不出一只猫带着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疑问在世间漂泊了一万年是什么样子。

 

“那你呢,你为什么还留下,你可已经是亚兽族的天选大族长啦。”

 

“我……我们已经度过了需要大族长主持局面的劫难,我当然可以继续出来游历人间。”祝红别过脸,视线还是轻轻的飘向病房。一切不言自明。

 

“哎呀,算了,按照你现在的身份,想做什么都没人能干涉。”这也是真的,和自己相识多年的小姑娘此刻成了自己一族的大族长,对于一只猫而言,emmm,其实还挺好的。

 

 

 

关于大庆:

如果度过了39-40这两集赵云澜也仍然是人类,几十年后,赵云澜会死,而大庆还会活下去。

 

他们都明白,从此之后,世间再无赵云澜。于是这一生这一世,大庆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自己的主人,这是一只猫的守候与忠诚,没有任何一点能够掩盖大庆的光辉。

 


 

 

 

 

 

-回归正文。

 

丛波的入职班里的非常顺利,这位龙城的揭秘者尽管曾经用了不正确的方法,一颗心却是绝对的鲜红,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赵云澜放心让他做外援的原因。

 

野火对于留在特调处做一个看门人表示了同意,毕竟他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相反,他非常感谢特调处愿意给他一个和他们并肩作战的机会,对此,楚恕之表示可以没事切磋一下。

 

今天的楚恕之依然是跟郭长城一起来上班的,自从郭长城在特调处安定了下来他和老楚就越走越近,如今更是像一对真正的亲兄弟一样出双入对寝食不离,倒也是特调处的一道风景。

 

 

“得,我看咱们特调处是终于有点当年的热闹,不过就连汪徵这么个能量体都回什么故乡了,还真是……”赵云澜斜倚着办公室的外门看着丛波和野火正在乖宝宝一样听着郭长城和祝红絮叨,甚至有点想不通这俩人怎么就对小郭这么个寻常人类这么客气。

“哎呀老赵,别想那么多了,这不,看门人有了,咱们可以收拾收拾回家住了。”

 

“嗯,等我把汪徵以前的地儿腾出来给野火住,”赵云澜沉思了一下,忽然发现自己和大庆也很长时间没回过家了,不……自从他受伤,失忆,在医院醒来,伤愈后住进了特调处,其实从这次醒来,他就再也没回过家。“正好今下午没事,我们回家收拾收拾?”

 

“好啊,回去收拾一下,哎呀,都一年没打扫过了,我看你就别回去添乱了,我下去叫家政去收拾吧。”大庆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又猛地改了话茬,赵云澜倒是没什么意见,他本来也不是个擅长打理家务的人,既然大庆愿意操劳,他自然甩手不管。

“得嘞死猫,表现好了给你加小鱼干啊。”

 

 

 

这个地方,大庆也很久没回来了。

尽管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赵云澜依然还是那个赵云澜,他叹了口气,踏进自己和赵玉哪里弄曾经度过不少愉快的时光的家门,一切都还停顿在一年前,一切戛然而止的那一天。

 

“这些……可怎么处理啊。”

到最后这个房子里,住着两个人一只猫,而现在……大庆不得不在赵云澜回家之前,将那些属于另一个人的痕迹抹除干净,说真的,他同样于心不忍。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我到底怎么办。”事实上,沈巍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少得可怜,可怜到大庆不知道该将他们收在哪里才能保住属于沈教授的最后一点物件。几件贴身体面地西装,老绅士才用的袖箍领结针扣,衬衫和皮带都是低调舒服的款式,然后是几本书,一卷写了一半的教案,大庆蹲在地上翻了翻,从那些文案和标记看起来,沈教授还有几堂没讲完的课。

 

两个纸箱就是沈巍曾经和他们共同生活过的全部,他想了一会,拿出手机联系了李茜。

“李茜同学,是这样,我这里有一点关于生物工程的资料,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他这么说,李茜自然明白,这个年轻的姑娘以从龙城大学出发所能有的最快速度赶到了大庆等他的地方,她从一辆纯白色的兰博基尼上下来,驾驶位上坐着的男人,赫然就是夜尊。

 

“真不好意思,我实在太着急了……还好沈教授愿意送我过来,”李茜一边解释着,一边在纸箱边蹲下拿出那叠书和笔记,她翻开扉页看着熟悉的字迹,眼眶湿润。“谢谢你愿意把这些交给我,我……”

 

 

“行了行了,不给你我也没地方安置,倒是这个历史老师,别跟他走那么近。”大庆随口嘱咐了一句,-根据他见到夜尊后在校园内顺便调查的结果,这位沈夜沈教授一直非常安分,没有什么异动,尽管还是不放心,只要这家伙不去烦老赵,大庆觉得自己一时半会也没什么管他的想法。

 

毕竟,一年前……

 

 

 

 

 

 

“夜尊,你把老赵怎么了!”

当夜尊抱着浑身是血的赵云澜出现时,他看起来无辜又茫然,大庆祝红还有楚恕之分工合作,大庆接过赵云澜另外两个战斗力强些的瞬间已经做好了拼命的架势,而夜尊站在雨里,迷茫而忧伤的看着他们——不,他们怀中的赵云澜。

 

“我不会伤害他了,事实上,只要哥哥的心还和我一起跳动着,我很怀疑我有没有勇气再去伤害任何人。”

 

 

谁也不相信这是丧心病狂的疯子夜尊能说出来的话,可说完这句话之后,夜尊整个人就已经消失在了黑雾之中。

“赵云澜,你醒醒,赵云澜。”

 

几个人的注意力全都留给了赵云澜,没人拿夜尊的话当真,却不想那夜之后,地星人却的的确确真的,忽然之间销声匿迹了。

 

 

 

 

 

 

 

李茜道过了谢抱着那些资料准备离开,大庆看着她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喂,等一下,这里还有一些……衣服什么的,那位沈教授也许有兴趣。”

 

李茜惊讶的瞪大了眼镜,却发现夜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了,他似乎早就在等大庆说出这句话,非常礼貌的点头致谢之后轻轻松松拎起箱子扔在了后座上。

“走吧李老师,你一会不是还有课吗。”

 

李茜楞了一下,还是抱着资料上车,跟着夜尊离开了小区门口。

 

 

 

赵云澜回来时,看到的正好是款式风骚的兰博基尼和驾驶位上的男人,他们逆向正对而过,常年调查工作给赵云澜留下的习惯导致他清楚的看见了坐在旁边低着头不知沉思什么的李茜。

 

“这,什么情况啊。”李茜谈恋爱了?不知为什么,赵云澜有种自己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虽然他对李茜的记忆也再一年前的受伤中消失了,但是这怎么也是大学时代就被自己照顾过的孩子,也算是自己家的白菜吧。

 

 

 

 

 

 

 

 

“咱们家,什么时候这么整齐了。”赵云澜倒是不客气,在大庆特意重新整理摆好垫子的沙发上开始祸害,一进门就踢掉了鞋子,出外勤回来都没换过的牛仔裤直接躺在了沙发上,拉起一个条纹垫子就遮在自己脸上。“还是回家的感觉好啊,别打扰我啊,我先眯一觉。”

 

“我说你怎么也至少,把袜子脱了吧。”

大庆神色艰难的穿着围裙,举着锅铲从厨房出来,以前只要老李把他照顾饱了,赵云澜要么跟姐夫们和大酒,要么不知在哪浪,除了特调处有吃的,两个人基本不会一起吃饭,但是自从赵云澜受伤之后,就一直是大庆和祝红轮流照顾,这活了一万年都没进过厨房的猫界霸主生生学会了做饭。

 

“你看你,一点正形都没有。”他把锅铲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回头确认灶台上自己已经关了火,走到沙发跟前一屁股坐在赵云澜的腿上,开始动手往下拽他的袜子,赵云澜也不反抗,趴着翻腾了两下配合大庆把自己一身的脏衣服都扒了下去,穿着件背心裤衩子还不忘使唤大庆去拿床被子来。

 

 

 

 

几经折腾两个人总算吃上了晚饭,虽然已经在大庆的抱怨里知道这家伙是最近才学会做饭的,但是吃饭的时候赵云澜抬头看着厨房,总会错觉仿佛有一个背影也曾经像大庆一样背对着自己站在厨房里,耐心的切着食材为自己准备晚餐。

 

“你想什么呢,难道是梦见了田螺姑娘。”对于此,大庆表示美得你。

 

行吧,赵云澜压下自己心中那一丝淡淡的违和感,想想也是,自己这样嘴贫人贱,哪来的梦中美人。“也就跟你这死猫凑合凑合过了。”

 

 

“跟我怎么就是凑合了,我哪儿不好。”吃完饭,赵云澜坐在沙发上单手撑着靠背发呆,大庆侧身靠在赵云澜胸膛上,懒洋洋的,虽然是人形,却十足十是猫一样又软又乖,赵云澜一面盯着电视,一面慢悠悠用手撸着大庆的头发下巴,搂着肥猫热炕头的日子好像也还行。

 

“行行行,你哪儿都好,尤其是你现在学会了做饭,我连老婆都省了。”这话赵云澜也不是认真的,没想到随口一说,大庆猛地就坐了起来,眼睛里有什么因为这句话正闪闪发光。

“我说死猫,你以前不是认识一只小母猫吗,你不会对我有什么……”

 

大庆是猫不假,但是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雄性,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另一个人时候,赵云澜还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卧槽……这死猫竟然对我心怀不轨的吗。

 

赵云澜已经非常习惯自己的猫这样黏在自己身上,随随便便被自己撸着下巴咕噜咕噜的哼唧着,此时此刻看着大庆眼神里闪闪发光的东西,赵云澜有点怀疑人生。

“不是,大庆。我……”

 

“你不愿意吗,赵云澜。”

 

“……”

 

“算了,我不勉强你。”大庆叹了口气,又躺回了赵云澜的腿上。

 

 

夜里,赵云澜脱了衣服自己躺下之后,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大庆,头一回觉得自己平时没脸没皮的硬抱着大庆当抱枕这事好像有点不太好。

“额,你,要不以后我给你单独收拾个房间吧。”

 

赵云澜家里可只有一张床。

 

在赵云澜的想法里,一张床就够了,带人回来就让大庆睡在秋千或者沙发上,没带人夜里寂寞就抱着自己的猫,从来没啥需要第二张床的地方,但是今晚大庆看着自己的眼神……赵云澜忽然觉得,猫长大了该有自己的床了。

 

“哼。”大庆没理他。

 

 

“别闹了,过来,跟我睡觉。”赵云澜还是伸手喊了大庆过来,这么久以来,他们都这么腻腻歪歪搂在一起,谅这只死猫也不敢乱来。

 

 

 

可惜……人算不如猫算,猫算不如天算。

亚兽猫族百年才有一次发情期,大庆之前失忆过一次,早就把自己还会发情这种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所以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偶尔有些悸动和忽然成倍敏锐的嗅觉,他都因为心思放在赵云澜和夜尊身上而彻底忽略了,这是百年前也有过的发情期即将到来的生理变化。

 

 

按理说,大庆是真不打算动赵云澜这具身子的,他找了他一万年,能守在他身边过平淡幸福的一辈子就已经是得偿所愿,固然那颗一万年前种下的种子不停地在心口叩击着渴望生根发芽。

 

呵,赵云澜。

 

 

我想要你,岂止在今天。

 

发情与否,大庆自己心里明白,无非只是一个借口,他真正想要的是赵云澜,渴望的是赵云澜,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他就是想要占有他罢了。

 

“赵云澜,我要你。”

 

“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发情了?”

“你还来真的……”赵云澜是真没想到,可是想了想他寂寞了也挺久,还真没有什么把他推开的心思,大庆疯狂而热烈的吻着他,随着开始撕扯他的衣服,“你这死猫有没有点技巧。”

赵云澜本来觉得自己的猫发着情投怀送抱虽然显得有点趁猫之危,但是软软热热一个大庆就这么贴上来,他还真有点心动。

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脱了干净,还没来得及问大庆是真的想明白了吗,赵云澜就感觉出来了不对,如果只是普通的投怀送抱,摸自己屁股干什么?

 

“大庆你等等,干什么呢。”

 

 

“我想要你。”

 

 

 

 

 

 

 

 

【灯。】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起来的时候,床头放着一碗煮好的粥,大庆懒洋洋的只穿了一条裤衩赖在自己怀里,显然是清晨下去煮了粥又窝了回来。

 

“我说你这死猫,占了便宜还算有点良心。”

腰疼是免不了的,但是没有赵云澜昨晚被某只不知轻重的猫搞到抓床单咬枕头的时候以为的那么疼。……我这身体还挺皮实啊。即使是这种情况,赵云澜还是没心没肺的跟自己打了个哈哈。

 

他想了一会,还是抬腿把大庆直接踢了下去。

 

 

还没忘自己昨晚做了什么的大庆没敢吱声,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爬起来给赵云澜端了早饭过来,颇为讨好的放在床头。

“起来吃饭好不好,老赵。”

 

“不想。不吃。”也不是非要端着,就是生气,赵云澜拉起被子把自己埋了回去。

 

 

 

 

【看完结局的感言一两句。】写着写着就搁置了,等着结局出来才重新动笔,看了看这个结局,我是特别心疼大庆的……于是,原本开了个头就被我搁下了打算删掉的庆澜清水假车,我还是把它写出来了。

 

轻描淡写,但也算是祭奠一颗心和灵魂。

 

在我的宇宙里,大庆会幸福的生活下去;这是我的世界,我想我应该尽我所能让我最爱的角色得到幸福。

 


 

 

 

 

知道赵云澜这是闹脾气,得了便宜的大庆乖巧放下碗脑袋贴着赵云澜的胸口蹭他,直到把他逗笑了起来吃饭为止。

 

这事赵云澜也没什么真想不开,自己养的猫,你还能把他剥皮拆骨不成?

 

 

 

 

 

 

 

 

 

 

 

评论(25)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