裎鹿斯

苍生是美好的造物。

all澜。此后一年(7)

我更新我快乐,我搞事我快乐。

书剧互穿,面面爱哥也爱嫂,剧版沈巍不出意外是凉了,具体设定在1解释过。

值得预警的就这一句,其它自己翻123456去。


夜尊站在龙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穿着普通的休闲装随意的走着,阳光落在精致的面容上,好看的令人心痒。

 

海星的阳光,真是好啊。

 

他以现在的身份来到海星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一年前……只要想起一年前,心口仍然会隐隐作痛,然后被一种安和的甜蜜感所抚慰。

哥哥……

 

他握着自己胸前的衣料,停了下来,就这么站在街头。

哥哥的血……哥哥的心,都在和我一起跳动着,我们终于重逢。

 

 

他这么跟自己说着,来抚慰自己心头的空洞和虚无感。

 

 

虚无……是啊,如何不虚无。

他在小小的天柱之内被囚禁了一万年的时间。

这世间的人啊,生生死死来来去去,他却永远只能在他们之外,遥远又疏离的看着,有人告诉过赵云澜吗,天柱之内其实是一个无尽的时光隧道,夜尊深陷其中,看过不计其数的平行宇宙与世界,只是,哪一个都与他无关。

 

 

他就这样看了一万年,世界在他的眼中苍茫而混沌,明明拥有无限的面相,世人却只生活在小小的一种之中,就以为这是整个世界。

 

他看遍了三千大千世界的无尽面相,却始终记得,自己从何而来,为何而生。

 

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啊。

如果不是沈巍,夜尊真的不认为,自己能够在漫长时光和层叠的实相中保持清醒,可是他清醒吗?

 

最终,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

 

由于两个人彼此联系的血脉,沈巍在夜尊眼前消散的那一刻,属于沈巍的感情和记忆流进了夜尊的身体。

来自沈巍的东西,沈巍的情绪。

责任,勇气,克制……和对一个人的爱。

 

爱。

这是夜尊第一次感受到爱。

从落在头目手中之后,他得到只有嫌弃和虐待。还有被抛弃的恨和不甘。

爱这样复杂的情绪几乎一瞬间就击垮了夜尊原本的逻辑体系,他从不将爱纳入思考的范围。

哥哥……

 

他放了赵云澜,躲回黑暗之中消化自己内心,那抹填进长久以来孤寂和疯狂之中的暖意让他不得不接受一种重塑,某种意义上说,他开始和沈巍留下的碎片融为一体。

 

 

后来,他回到了海星,甚至来到了属于哥哥的地方做了另一个职位的教授,他意识到自己还会继续活下去,并且无人相伴。

深夜里,他翻找着心头那些属于沈巍的东西,翻看着他的记忆和心尖上那点热灼灼的,鲜红的爱。

 

这心尖上红红的一抹血,牵挂着赵云澜。

 

 

 

夜尊悄悄去看过赵云澜几次,他只是好奇,哥哥心心念念爱着的人是什么样的。这样的爱意如今寄生在他的心上,他却并不认为对一个人类的感情有什么意义。

 

或许是龙城太小,或许是命中注定,他和赵云澜还是正面相遇了。

 

 

 

心动吗,心动。

 

有意义吗,没意义。

 

诚然,他也是喜欢这个男人的。他风情,性感,有趣。

可他只是个平常人类,他没亲眼看过山和海一点点夷为平地,然后一座座山峰再次拔地而起,也没看过海星人和地星人生了又死,一代一代在无意义中寻找着毫无意义的意义。

他不会懂夜尊眼中一万年的江河湖海,也没有漫长的生命陪伴他往后无尽的岁月。

 

不要爱他。

 

哥哥不在了。或者正因此,他和兄长的羁绊成为了一种无法触摸的永恒。

他们是永恒的。

 

 

 

 

 至少是永恒的。

 

夜尊这样想着,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我得到了他。

他再也不会离开我,再也不会抛弃我。

 

就算这感觉丝毫不曾带给我快乐……我也该快乐。

 

 

 

 

 

另一边。赵云澜还在平行世界里,眼前戳着活生生的沈巍。

 

是的,他的面前正站着属于这个世界的沈巍,斩魂使沈巍。

而猫妖大庆跟亚兽族大庆正在面面相觑。

 

斩魂使看着赵云澜。

 

他从洪荒活到现在,经历过天地塌陷,早就清楚世界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各种片段和不同空间交错形成的壁垒,所以有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昆仑,他不意外。

这是昆仑,却不是他的昆仑。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界限,这不是他的昆仑。

 

 

 

而两个大庆在互相戳对方的脸,猫都很少遇见同族,凑在一块就差变回原身互相舔毛甩尾巴了。

他们都孤独的活了很久,以至于一瞬就能望穿彼此的瞳孔。

你不容易,恰好我也是。

 

 

 

而赵云澜,真没他们那么多想法。

“既然看着彼此眼熟,也算有缘,多关照啊。”他一把搭住沈巍的肩膀,决定用自来熟缓解气氛,他不是傻子,沈巍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那种哀伤和委屈融混在一起的复杂刺的他心口发疼,哪怕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个男人。

 

不,他很可能不是个人。

赵云澜隔着衣服几乎摸不到体温,这个男人冷的像是黄泉水,他悻悻然把手松开。

 

“你们想回到原来的世界是吗。”

反而是沈巍先开口了,他拉上兜帽遮住了半边脸,赵云澜只能看见个下巴尖,对刚才那个长发及腰的美貌模样还真有点念念不忘。

 

“你有办法?”

赵云澜反应还是很快的。

 

沈巍含蓄的点了点头。

 

 

“什么办法,告诉我一下呗?”

赵云澜笑,正好身后是爬藤蔷薇的花架,明晃晃的笑容在阳光底下被半透明的花瓣衬的晃眼,沈巍只觉得心中一动,犹似那年初见。

 

 

“流火星君一千年换届一次,但是如果信任星君出了意外,会有人提前接任。流火能量在两个个体之间转换的波动会振开一道缝隙。”

“但是……如果佛法记载是真实的,那么缝隙之外有三千大千世界,不一定会对接回你们来的那个世界。”

 

 

“你什么意思?”

赵云澜和大庆异口同声,然后在赵云澜反应过来前,更瘦弱一点的那个大庆先扑了上来一把抓住沈巍的领子,兜帽被扯开,长发微乱。

“你是鬼王不假,你要搞新星君?天界那帮混蛋能放过你?”

 

“你看我怕吗。”

沈巍的声音骤然冷了下去,于是大庆也愣了,他揉着额头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狠狠一捶自己的掌心。

 

“加我一个。”大庆说。

 

 

 

“等等等等,我听你们这话的意思,是打算为我们三个以身犯险?”赵云澜听的一头黑线,一把拉住大庆让他冷静下来。

“虽然我是还没弄明白天地鬼神什么的,但是甭管来自哪儿,基本道义都是一样的,你们就告诉我哪能找到那个星君就行了,其他的让我们自己来。”

 

 

“你只是凡人之身,上不了不归山。”

沈巍低头,兜帽之前被大庆扯掉了,又露出唇红齿白的尖下巴,和有点乱糟糟分外惹人怜的长发。

 

“我上不了他们俩能上啊。亚兽族听说过没有,在我们那个世界是顶尖的保护动物。”

赵云澜一把拽过自己的大庆,自然而然的用手臂圈住他的脖子,夸夸其谈的吹猫。

 

 

沈巍的脸色明显更苍白了。

 

 

“总之就是,你别去,我自有办法。”沈巍说。

“唉你可能不知道,他是鬼王,如果说天上地下各有一个至尊,那他就是地下那个。”猫妖大庆揉了揉额头,开始帮腔。“而天上那套班子还没敢跟他平起平坐的,你们操心什么?”

 

 

“不是天上地下各有一个?”

祝·似乎被遗忘·红终于给自己找回了一点存在感。

 

 

“真正的洪荒神祗早已尽数陨落。”沈巍声音嘶哑。“也就是说,死光了。”

 

评论(4)

热度(51)